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黃采儀 魏德聖心中最佳女主角

2013-09-19 00:00TVBS周刊 瞿欣怡

黃采儀演戲將近廿年,演過無數角色。她不只是金鐘獎最佳女配角,也是魏德聖心中的最佳女主角。她的另一個身分更厲害,她是表演指導,零星的就不提了,《賽德克.巴萊》的全體演員見到她都要尊稱老師,連莫那魯道也不例外。她把演戲當做一生的事,希望看戲的人都能得到好好活著的力氣。因為,她也曾經穿越黑暗。

金枝演社的排練場上,廿歲的黃采儀正在跟資深演員發展一個角色,突然間,對方毫無預警地對她拳打腳踢,黃采儀不停閃躲,對方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愈打愈兇。其他演員冷眼旁觀。黃采儀幾乎無處可躲了,但是她沒有反擊,沒有生氣,只是閃。排演結束,黃采儀嚇壞了,團員們告訴她:「你很虛假。我們要打掉你的牆。」

人生黑暗面 入佛門也無法閃躲

黃采儀總是微笑,就算不順心,也只是笑笑,沒有人知道她內心真正的感受。一個不把自己打開的人,是不能當演員的。好演員要勇敢挖掘自己的黑暗,透過角色,把人性共通的一面誠實地呈現。

可是黃采儀不是故意虛假,她與外在世界的牆,七歲就開始築了。黃采儀的父親是北一女的體育老師,很注重孩子的教育。黃采儀從小學就念私立學校,被訓練得「端莊得體」,父母為她規劃了一條「完美無瑕的人生道路」。黃采儀卻拋下「完美的人生」,跑到金枝演社受罪。那是因為她知道自己的黑暗面,既深且廣。黑暗,來自於父母。他的父母都是好人,湊在一起卻變成錯誤的組合,爭吵不斷,幼小的黃采儀看在眼裡,非常痛恨暴力。

大學二年級,她玩社團玩瘋了,期末考再不努力就要被二一退學。父母偏偏在此時又開始驚天大吵,黃采儀一怒之下,決定休學,跑去佛光山念佛學院,逃避這一切。父母嚇得不吵了,但黃采儀心意堅定,打算先短期出家一個月,接著進入叢林學院就讀。短期出家時,黃采儀嘗到逃避的美好,彷彿諸事皆空,無罣礙地修行。但是真要進入叢林學院時,她的身體說實話了,她拚命拉肚子,根本就沒準備好出家。人生的灰澀,不是逃避就沒事了,愈逃,愈苦。師父最後告訴她:「好啦!我還是放你回紅塵打滾吧!」紅塵裡的事不了結,佛祖也幫不上忙。滾回紅塵後,命運用更激烈的方法,要黃采儀正視自己的黑暗。

舞台上的撕裂 讓她看見父母的痛

回文化大學復學前有幾個月空檔,她除了打工之外,想起自己在地方戲曲社那麼熱愛表演,她決定積極尋找劇團。最後,她進入剛成立的金枝演社。金枝演社的表演是「由內而外」,必須把自己的剖開,把心拿到舞台上。但是黃采儀太習慣武裝,黑暗藏得愈深,自己也會跟著不見。金枝演社想要幫助她打掉層層武裝,所以她才莫名地挨了一頓揍。挨揍之後,黃采儀的牆終於拆掉一個角。但是要等到她演《群蝶》時,她的牆才終於瓦解。

《群蝶》是一齣很暴虐的舞台劇,當年被國家文藝基金會評為「當下台北小劇場的傑出之作」。它取材自轟動一時的社會事件「駱明慧殺子案」,講人們渴求愛而不可得的無助,金枝演社把割心般的痛苦血淋淋「演」出來。導演王榮裕在製作《群蝶》時,有強烈的使命感:「我希望每演一次,社會事件就能少一件。因為看見生命很苦,所以更要珍惜活著的每一天。」王榮裕要演員「把靈魂掏出來翻攪」。

《群蝶》的男主角清水是一個追求性愛的男人,已經有妻子秀子和情婦阿鈴,卻又與女兒虹子亂倫。最後,清水殺死想要離開的阿鈴、秀子殺了清水,亂倫的虹子則選擇自殺。演出時,舞台背景不斷投射類A片畫面,舞台上則有虐殺、裸露與嘶吼。黃采儀飾演的角色是「虹子」,一個與父親精神戀愛,卻又看見母親痛苦的孩子。演出時,父母的爭執、暴力,不斷在她眼前重演,這次,她終於真實看見父母的痛苦。他們被困在現實生活中,渴求愛,卻又得不到。這一連串的過程,對黃采儀來說就像是「心理治療」。她終於看見父母的無奈,放下對他們的埋怨。《群蝶》新加坡公演結束後,黃采儀也離開金枝演社,展開人生的另一段旅程。

(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TVBS周刊NO.828) 

黃采儀演戲將近廿年,演過無數角色。她不只是金鐘獎最佳女配角,也是魏德聖心中的最佳...

黃采儀演戲將近廿年,演過無數角色。她不只是金鐘獎最佳女配角,也是魏德聖心中的最佳女主角。圖/TVBS周刊

黃采儀把演戲當做一生的事,希望看戲的人都能得到好好活著的力氣。圖/TVBS周刊

黃采儀把演戲當做一生的事,希望看戲的人都能得到好好活著的力氣。圖/TVBS周刊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魏德聖
黃采儀

延伸閱讀

留言區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