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優人物/何承育 「不屌的東西我完全不想做」

2017-11-13 00:00聯合報 錢欽青 、袁世珮/採訪 袁世珮/撰稿

大安森林公園第一排,2007年預售推案時就創下每坪新高,寸土寸金的一樓金店面,卻是沈靜的人文書店,賣著平價咖啡、展示著學生的畫作,而主持人是年紀輕輕的勤美集團第二代何承育。

在這裡,他的身分是藝術基金會執行長,代表著這個以鑄鐵起家的集團,在軟性工程上的承諾。

出生鑄鐵事業,何承育承接集團的軟性工程。圖/記者陳立凱攝影

出生鑄鐵事業,何承育承接集團的軟性工程。圖/記者陳立凱攝影

鋼鐵到文化 見證台灣縮影

勤美創業45年,何承育說,勤美就是一個台灣時代的縮影,從鋼鐵到成立璞真建設,父親又在10年前和好友吳清友合作勤美誠品。

文化工程一路擴大,何承育擔下了基金會重任,「勤美是一家中型的公司,雖然投資在文創藝術上不少,還不至於動搖企業根本。如果排在前面的100家企業願意做一些文創,台灣的面貌會完全不一樣。」

還像個學生的何承育,運籌著年度千萬預算和13名夥伴,「黑手家族」的么兒,「管區」從台北的真書軒、苗栗勤美學山那村,拉到台中勤美術館,常常一天跑三個點,拚著他對台灣生活美學的一點期待。

何承育,20歲就拿通訊大賽工業設計組全國冠軍,實踐大學工業設計系畢業,獲新一代設計展全國競賽第二名,再到英國修習一年半品牌和設計管理,憑著一本「London Design Guide」,行事曆填滿全歐的活動或特色建築,一年走完200多項,養分充滿。

「當時最大的感觸是『生活』這件事。不管是哪一種文化或活動,當地人必須先熱愛、變成一種生活方式,才能把這事情撐起來、再談輸出。」何承育指出:「我們後來做的事,也都是從生活切入,要讓人先有感受。」

「加入創意 都有機會翻轉」

何承育算了算,自5年前接任執行長後,幾乎是一周七天都在上班,「腦子更停不下來,水瓶座最痛恨留下遺憾,不屌的東西我完全不想做,做下去就要做好。」

做中學習。例如他接手原設定為豪宅接待所的台北「真書軒」,就發現做文創還是在同溫層,「就像你去松菸或華山,常常碰到同一批人,不管是去看展覽的、或是去辦活動的,真的看不到年長一點的人。」

何承育以「全球20%的人掌握80%的資源」理論推算,「台灣大概50歲以上的人掌握了80%的資源,但這些人不進美術館、不進華山,這像講再多文創也沒有用。」 這是他要翻轉的事。

「事情都要有意義,要說服自己為什麼要花時間去做。我的信念一直是,只要加入創意,任何事情都有機會被翻轉。」何承育笑說:「我目前做的事有95%是不喜歡的,都是為了成就5%我喜歡的事情。」

一套木工刀具可以宅一星期

談起理念,頭頭是道,是個執行長的樣子,但突然間,何承育歎一聲:「好想退休喔。」只要一套刀具,他可以關在房裡做木工模型一個星期,像個宅男。

和大學同學結婚後,育有三歲半和半歲大的兩個孩子,不菸、不太能喝酒,胃不好也不宜喝咖啡,何承育的樂趣就在設計,最近最開心都在設計裝潢家中。

彷彿個性裡有點藝術家隨遇而安的因子,何承育當年去威尼斯雙年展和米蘭看家具,卻遇冰島火山灰爆發,在義大利困了兩個星期,成了他日日寫生的意外旅程。

去德國看文件展,感動於10年一展,意味著可以看到前10年的東西,但又隨遇而安地踏上葡萄酒小鎮,「乾脆開一個隨機旅行社好了,一切都是驚喜。」

那麼人生呢?何承育身為集團第二代,接班是必然話題,他答得很小心:「順其自然,以後想法可能會不一樣,很難說,一步一步來,公司還是有很多專業經理人。」

(欄)

勤美術館 「我們不找大師加持」

與其說勤美誠品是完成了創辦人的文化夢,不如說是正式將勤美導入文化事業,2010年更成立基金會,展開街區營造,接著就是勤美術館。勤美如今在台中有四個文創單位,包括一個文創菜市場「第六市場」。

勤美術館是一個無疆界美術館,在舊小學校地,任何人走近,就進入了藝術場域。每3、4個月換主題,今夏是「聲音」,一個紙飛機舞台猶如城市野台,中央是「好樂地KTV」,歡迎點歌,後方有11間鏡面小屋組成的串門子村落,小屋內有不同藝術家的創作。

何承育說:「我們不透過大師或名人來加持,只要覺得idea很屌就去做,年輕藝術家也會全力以赴。」這裡對民眾、對藝術家來說,都是很輕鬆的場域。

台中勤美術館是一個無疆界的美術館。圖/記者陳立凱攝影

台中勤美術館是一個無疆界的美術館。圖/記者陳立凱攝影

有一年是高爾夫18洞,民眾借桿子,每一洞是裝置藝術;有一年全區變成大富翁遊戲;去年是運動,整個場域變成一個運動場,還辦了三里運動會。

何承育指出,做了五年的綠圈圈,就是空間與藝術的擴散,帶動周邊文創商機,「任何NGO都希望在沒有自己的時候,工作還可以發展下去。這裡已經百花齊放,我們就冷靜一點點。」明年,勤美術館告一段落,5年後會以全新面貌出現,

「美學是階段任務,基金會成立7年之後,我發現,美學講久了就是一句廢話。」何承育說:「就像餐飲說注重衛生,但這不是基本的嗎?」

真書軒 「連起世代間的不理解」

真書軒最早設定的是樸真的會館,何承育一直認為不該只是如此。

他把這裡變成台北最貴的書店與咖啡廳,加上自己的設計背景,更成為一個藝廊、展場,將有資源的人與年輕藝術家連結起來。

基金會甄選學生作品,除了在台中綠圈圈外,也在書軒展售,收益回歸給學生,對年輕學生或新進藝術家來說,都是極大鼓勵。

這裡的書,不以暢銷或排行榜為主,不乏獨立出版社出品。四處可見藝術品或設計品,還有椅腳都可以變化的設計師椅子,書軒給更多這樣的年輕藝術家一個舞台。

「書軒一方面支持年輕的藝術家,也讓來此消費的各種人看到台灣年輕藝術家的實力,拉近彼此的距離。」何承育說,讓他們不會再覺得小孩讀藝術「嚇死人了」,「我們將彼此的互相不理解連結起來。」

圖/記者陳立凱攝影

圖/記者陳立凱攝影

何承育的文創工作,將傳統市場代入台中的百貨公司。圖/記者陳立凱攝影

何承育的文創工作,將傳統市場代入台中的百貨公司。圖/記者陳立凱攝影

11月13日聯合報優人物版:

➤優人物-何承育

http://p.udn.com.tw/upf/2017_upeople/1113/

追蹤按讚「優人物」粉絲團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留言區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