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優人物/台灣美學行銷建築第一人 張裕能豪宅推手隱於藝

Shares
Comments
2017-06-12 採訪/錢欽青、袁世珮 文/袁世珮 提供者 / 聯合報

「不用把藝術看得太神祕,就來自身邊、尤其是人對於大自然的觀感。」張裕能從代銷做到創立大隱開發,成為台灣美學行銷建築的第一人。

建築‧生命的美學─張裕能

大隱開發創辦人張裕能。記者蘇健忠/攝影

大隱開發創辦人張裕能。記者蘇健忠/攝影

站在豪宅群的天際線下,張裕能說:「我不是企業家,我是希望自己活得精采的一個人。」

「以前一天兩瓶紹興酒在打拚、醒來不知身在何處的日子也有過。」張裕能舉希臘史詩解釋,伊利亞德是上戰場打仗、奧迪賽是戰後返鄉與自己的戰爭,「我現在就是奧迪賽,人生的下半場,返鄉找自己。」

心靈飽足 吃喝懂判斷

他順手一指,曾在「藍海」裡的招待所辦過咖啡盲測,親自磨豆執壺。如此琢磨的工夫,哪是廝殺商場的大老闆該有的?張裕能理所當然似地:「我覺得很簡單,因為很開心。」

他到紐約就去看戲,去瑞士巴塞爾看展、有時間就看威尼斯雙年展,「這年紀,盡量陪太太。是陪伴、也是賠償。」張裕能攤開今年的計畫,這一次的威尼斯雙年展是一定要去的,可能還想去看他嚮往的法國洞窟藝術,還想去探訪漢堡的新音樂中心。

心靈飽足了,口腹也要顧。張裕能到紐約、巴黎,行程都是根據餐廳地點安排,慢慢也吃出心得,「有時候米其林三星不一定比一星好,三星常是為了表演而表演。平常心,吃多了之後就會有自己的判斷。」

酒也喝的。但張裕能也不追求大酒莊、高價酒,「真正喝好酒的人、真正收藏酒的人,會愈喝愈不講究。」只要好的年分、產區、葡萄、酒廠,就不會差到哪,所以他現在喝酒的價位,紅酒差不多5000元、白酒差不多2000元。

張裕能以前再貴的酒也喝,還會專程去波爾多參觀,自己再進一些回來,但慢慢發現,「法國人賣酒靠吹牛,以文化為基礎說故事,當然口感也要有,但真的沒差那麼多。」所以法國人反對盲測,每次都輸。

他的心得是,「酒的好壞,90-97分是靠口感,97分以上的酒靠喝過之後的鼻腔,也就是後韻、心靈感動的回味,像小津安二郎的電影,以餘味定輸贏。茶也是。」

人生辛苦 活出價值來

至於茶與咖啡,張裕能認為,相較於人文味更強的茶,咖啡比較地球性,有更明顯的風土,價值在於咖啡原來的味道。

他建議,別跟咖啡廳學喝咖啡,咖啡廳給的東西要很穩定,自己弄咖啡就都不一樣了,「濃度、粗細、水溫,你可以每天有創意地想變就變,即使你不變,咖啡豆已過了一天,還有溫度、濕度、手沖的過程不同,煮出來的咖啡也不一樣。」喝咖啡的人應該有自己一套。

鑽研小小咖啡豆的大道理,張裕能是會追根究柢的人,「我想了解一件事情時,真的會把整個歷程都走一遍。」所以他會研究咖啡與茶是怎麼種、怎麼烘焙、什麼品種、怎麼配,「這就是我的小確幸。」

偏偏「小確幸」近期漸有負面意義,張裕能不以為意:「人生本來就辛苦,應該要把價值活出來。有時候可以放一些小確幸做為生命的調劑,但不能當成人生奮鬥的目標。」

他笑說:「小確幸有點像道家,每個人都像道家,就不用做事了。以前的人貶官就變道家,升官就是儒家。還是要積極正面、全力付出,中間找一些小確幸做為調劑。」這是對年輕人的喊話?「這是我對自己講的話。」

張裕能笑說,台灣男人平均壽命大概80歲,「我現在60歲,還剩下7000多天,既然活著就好好活著、好好睡。」

大老闆的日常:「睡飽、早起,喝到放在床頭溫水瓶裡的水,這是對肚子以下的交代;接著做早餐,這是肚子到喉嚨部位的交代;最後是自己磨豆子沖咖啡,這是對精神的交代。」

「享受生活不是應該的嗎?」張裕能說:「我沒能力貢獻給大家,就貢獻給自己。人要為自己的生命賦予目的、意義。」

藝術含量 建築策展人

儘管在生活上有點「道」的味道,「大隱開發」在建築界可不是無為。尤其「豪宅」二字,是張裕能當年在房地產代銷「甲桂林」時率先喊出來的,第一棟出現「豪宅」標籤的就是「潤泰敦品」,差別在「把房子做大之外,還把浴室、客廳的空間做出來,不再只是夠用就好。」

張裕能在這一行的過程,也是生命的歷程,從最初做大眾宅,「觀察、學習、模仿、創作,眼界到那裡就做到哪裡,大隱就都是原創。」

張裕能站在自己的作品之前,「藍海」38樓,高高立在水邊,帶水波的感覺;「海納川」設計發想於俄羅斯的芭蕾舞者喬治巴蘭欽「小夜曲」,有現代感但不顯硬、有線條不過於古典。

他驕傲地說:「我們的作品在意與環境、時代的連結,不是只蓋房子,我們的藝術含量很高,是architecture。建築是應用藝術,使用者的幸福最重要。」思考這些內涵,讓張裕能樂於當「建築的策展人」。

雖然希望把建築做成超越時空的藝術品,但張裕能承認,不是人人有眼界,溝通不易,只能慶幸「大隱」沒有上市,他不必扛股東的責難。但自己的理想很確定:「我覺得一個作品擺在那裡很重要,建築是永遠的。存摺裡有多少錢,我比不過人家,乾脆把事情做好。」

理想在不景氣的現實前更辛苦,但別人遇不景氣跳腳,張裕能自有一套心法:「現在滿幸福的,景氣好就認真賺錢、不景氣就開心過日子,收斂也是學習。」

小美術館 延續對土地的感情

小美術館就是豪宅天際線下的一個藝術盒子。圖/小美術館提供

小美術館就是豪宅天際線下的一個藝術盒子。圖/小美術館提供

小美術館英文名「ARTBOX」,這間藝術的盒子,其過去、建造與現在,都有故事。

這裡本來是洪建全的家,洪建全基金會為台灣文化貢獻良多,啟蒙了年輕的張裕能,「有幸經過比圖,我被選中。我想對洪建全的家有點文化的延續。」

張裕能打造小美術館,「第一,我想做點事情,延續前人對土地的情感,如果只是把洪建全的地當成房產,我不好意思。第二,我看過一些小的美術館,好像收藏不多也可行。」

對他有大啟發的就是休斯頓羅斯科教堂(Rothko Chaple),這裡本為紀念金恩博士,僅14幅畫,繪畫與建築互為體用,他專程走一趟,被空間、繪畫,還有音樂家為此作的曲、整個人道精神,感動到掉淚。

江賢二的畫。記者蘇健忠/攝影

江賢二的畫。記者蘇健忠/攝影

張裕能的美術館很簡單:「我的美術館是為江賢二做的。」共兩個廳,已第3次展江賢二。這次像小型回顧展,內容包括江剛返台時的首次個展「百年廟」,張裕能站在畫前,依舊是無限讚歎:「從畫裡可以看出精神性。他不炫耀技巧,但你看他的細節、pattern、光影、空間感。」

江賢二作品「百年廟」。圖/小美術館提供

江賢二作品「百年廟」。圖/小美術館提供

還有色塊組成的「比西里岸之夢」、「銀湖」系列。他介紹一幅紅色的「雲之夢」,「紅色一般很容易俗艷,但他的紅有層次,近看其實是金黃色的線條。」據說江賢二很想買回去。

「無言歌」與「向巴哈致敬(平均律)」不只是畫,一幅是孟德爾頌、一幅是巴哈,是畫家一邊聽音樂、一邊「畫」出音律。張裕能解釋:「抽象畫很簡單,不一定要看懂,但直接的感覺,直抵人心。」

另一廳仿照羅斯科教堂,只有3幅畫。張裕能滿意地看著每位來客都是一聲「哇」,他說:「這些作品拿到MoMA、龐畢度都不輸人。」「乘著歌聲的翅膀」占了整面牆,高3.2米、寬6.7米,是3年心血,他常坐在畫對面的位子看,然後就讚歎:「居然跟我有關係誒。」

張裕能收藏的畫都不賣,除了自信擺畫的環境比別人更好,「好東西捨不得賣、不好的東西不好意思拿出來。」小美術館平常也對外開放,只要先透過網路或電話預約即可。

小美術館就是豪宅天際線下的一個藝術盒子。圖/小美術館提供

小美術館就是豪宅天際線下的一個藝術盒子。圖/小美術館提供

※ 提醒您: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6月12日聯合報生活美學版:

優人物-台灣美學行銷建築第一人 張裕能豪宅推手隱於藝

http://p.udn.com.tw/upf/2017_upeople/0612/

追蹤按讚「優人物」粉絲團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優人物
You may also like / 你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區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