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AKACHEN 只做有靈魂的珠寶

2019-11-15 00:16聯合報 記者曾智緯/專題報導

AKACHEN創辦人陳智權與其充滿自然特色風格的珠寶設計。 記者陳立凱/攝影

AKACHEN創辦人陳智權與其充滿自然特色風格的珠寶設計。 記者陳立凱/攝影

讓我們把時間拉回30年前,當時台灣還沒有太明確的設計師珠寶的概念,不過憑藉著單純對美的嚮往,讓AKACHEN的創辦人暨設計師陳智權先生,投身這成為他一生志業的領域,也豐富了台灣的珠寶設計市場。

花10年 為作品灌注靈魂

AKACHEN蜻蜓胸針,結合純鈦、蛋白石以及282顆香檳鑽。 記者陳立凱/攝影

AKACHEN蜻蜓胸針,結合純鈦、蛋白石以及282顆香檳鑽。 記者陳立凱/攝影

陳智權說「其實做AKACHEN是很後來的事了」,他提到做品牌的初衷其實很簡單,就是配戴的人會滿意自己所選擇的作品,陳智權說「更進一步來說,就是讓這件珠寶有靈魂一般,能與配戴者融合,或者是傳承」。因此,在製作的時候,就會反覆不斷的修正,以達雋永的可能,因此有時一件作品,需要長達7年甚至10年才能完成。

AKACHEN蝴蝶胸針,採用純鈦、彩鑽與約119顆白鑽組合而成。 記者陳立凱/攝...

AKACHEN蝴蝶胸針,採用純鈦、彩鑽與約119顆白鑽組合而成。 記者陳立凱/攝影

出身工科的背景,又怎麼會走入看似柔軟的珠寶產業,著實讓人好奇,陳智權說「工作要怎麼跟你的生活結合在一起?對我而言,我是把工作當作生活在看」,他在做珠寶設計前,經常在思考有什麼工作能做一輩子?甚至到了年老之際還是依舊能很專注,所以他一開始就設定要去做一個跟美有關的工作,而且既然要投身其中,就要做出截然不同的成果,因而催生出「AKACHEN」這的品牌。而這也是他個人對美的意志延伸,希望完成的是「別人心裡的那一塊」,同時陳智權認為珠寶是奢侈的產業,所以在經營AKACHEN時,他遵循的是「減法哲學」,也就是如此才能在眾多的品牌中,顯得獨特。

風格 是品牌最重要課題

AKACHEN木蘭花擺件,結合純鈦與白鑽完成。 記者陳立凱/攝影

AKACHEN木蘭花擺件,結合純鈦與白鑽完成。 記者陳立凱/攝影

「如果只是求利益、求生產量,就會比拚價格,太商業化就無法把作品的藝術性呈現出來,陷入不同的衝突、拉扯」陳智權如此的形容在經營一個珠寶品牌的心得。他坦言在近30年的職涯中,的確曾面臨到顧客或是原物料來源都曾有過不同危機,但陳智權表示「放棄我從來沒想過」。同時還聊到由於台灣珠寶市場規模並不大,在創業初期時常帶著作品到國外參展,獲取更多訂單。不過要怎麼保持自己的風格,才是做品牌重要的課題,也是別人怎麼看待你的方式。陳智權透露曾有德國客人觀察了5年後,才決定下訂單,因此他覺得「不對的作品就會吸引不對的客人」,反之亦然。

「鈦」堅持 顛覆珠寶印象

AKACHEN藍鑽甲蟲胸針,採用純鈦結合藍鑽。 記者陳立凱/攝影

AKACHEN藍鑽甲蟲胸針,採用純鈦結合藍鑽。 記者陳立凱/攝影

AKACHEN作品主題經常圍繞在「大自然」,特別是蜻蜓、蝴蝶、蘭花等型態。也就是在自然環境中,所看到的景色,陳智權皆有涉獵並鑽研。如同在採訪前,他與我們分享了案前的牡丹在不同的時間裡所呈現的樣貌,若不是真心喜愛,很難如此觀察入微。而和他聊到AKACHEN的另一招牌「鈦金屬」時,陳智權表示是二十年前參展時的啟發,因此回台灣時就一頭栽進去研究,並堅持以純鈦來製作珠寶。由於材質硬度高,所以在製作時困難度倍增,且稍有閃失就得從頭來過,可是AKACHEN就想顛覆高級珠寶只用貴金屬製作的印象,再加上這個材質能表現出東方美學的韻味。

位於敦化南路上的AKACHEN珠寶藝術館,結合了自然、藝術和設計等元素,讓到訪的...

位於敦化南路上的AKACHEN珠寶藝術館,結合了自然、藝術和設計等元素,讓到訪的人猶如置身美術館。 記者陳立凱/攝影

東方精神、禪意亦是AKACHEN珠寶的一大特色,這也反映到陳智權在設計時,都偏愛使用玉石、珊瑚、蛋白石等折光率低於鑽石的物料來製作珠寶,陳智權設計師認為,亞洲文化裡本就沒有太多亮麗的東西,越是接觸大自然就應該越簡單,這才吻合這個地方的特色。同時,每一個人都也該了解,什麼是適合自己的?而不是去模仿其他人的喜好。

就像過往的人都喜歡配戴玉石,服裝色彩也不絢麗,但仍能呈現出個人的美學,陳智權說「這就是適合我們的東西,怎麼做出屬於東方人的珠寶,是我一直在追尋的」。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