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走訪遺世藍城 摩洛哥古城尋味

2019-08-14 14:32聯合報 記者羅建怡╱即時報導

漫遊摩洛哥古城,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古城特色各不同,充分展現摩洛哥人繽紛多彩的生活態度。有古城因電影而知名,展現城市夢幻;也有古城變身「網美勝地」、搶登「打卡最多的地方」;還有絕對讓人迷航的九千多條古巷弄,甚或保留了傳統的製皮與染色工法,勞工們大半身浸泡在發臭的染缸裡,讓人心頭發酸‧‧‧‧‧

藍色城市登高更美。記者羅建怡/攝影

藍色城市登高更美。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攻頂」,僅存此座堡壘。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攻頂」,僅存此座堡壘。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 無數名片在此取景

埃本哈杜Aït Benhaddou擁有廣闊的沙漠、駱駝群、阿拉伯宮殿,讓無數導演醉心於此,默默成就著世界的電影工業。 在這裡可以走訪一千零一夜的夢幻城市,沉迷慾望城市的超大市集,漫步廣闊的撒哈拉沙漠,在路途中甚至能尋到「神鬼戰士」的痕跡,感受無限驚喜。

數百年前的埃本哈杜,只是駱駝隊商在沙漠中的一個驛站,規模不大,卻曾經歷繁榮興盛。目前村莊仍舊維持著昔日的模樣,但只有少數的居民仍住在村內,多以觀光或出借房舍拍電影為生。

埃本哈杜的村落。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的村落。記者羅建怡/攝影

要前往舊城區,得先穿過一整排商店街,接著過橋越過瓦迪河,進入卡斯壩Kasbah。Kasbah泛指舊城、堡壘,建於11世紀的埃本哈杜倚臨著瓦迪河,密密麻麻的老房舍沿著山坡起落,山腳下則築起防禦性的城牆,這裡的巷弄蜿蜒窄狹,房舍既鮮紅又昏暗,高高低低沒有規則,像是童話故事裡的魔法村落,虛幻且不真實。

下眺埃本哈杜。記者羅建怡/攝影

下眺埃本哈杜。記者羅建怡/攝影

登上最高點,下眺黃土沙丘,頹敗的老厝群、獨特的百年泥屋陣,恍如走進另一星球,無怪乎引來電影「神鬼戰士」、「神鬼任務」、「不可能的任務5」、「波斯王子」、「阿拉伯勞倫斯」等名片在此取景,1986年並收錄進世界遺產地。

埃本哈杜發現「巨星」,他曾將住家與自己都租給了拍片場。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發現「巨星」,他曾將住家與自己都租給了拍片場。記者羅建怡/攝影

在埃本哈杜拍過的國際巨片不勝枚舉。記者羅建怡/攝影

在埃本哈杜拍過的國際巨片不勝枚舉。記者羅建怡/攝影

巷弄走逛間,一位笑著引我們進屋的老伯,語言不通,他比手畫腳地指著牆上一張張泛黃的照片,再指指自己喊「star、star」,原來他曾經將房子、連同自己都租借給了製片商拍電影,與眾國際巨星合影,成了他此生最輝煌的歷史。

埃本哈杜家訪,最美處在屋頂,各家都有自己的裝置藝術。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家訪,最美處在屋頂,各家都有自己的裝置藝術。記者羅建怡/攝影

隨著老人進屋,泥屋低矮,採光與通風都不佳,防空洞般的彎來繞去,分割成餐廳、廚房、臥室等空間,這種由泥土及乾草建成的泥屋,外表粗糙,卻蘊含著摩洛哥古代建築智慧,有如迷你城堡的設計,除可防禦敵人,也能適應沙漠地區的溫差。最精彩之處在屋頂,不必再低頭蜿蜒,景色豁然開朗,還可一眺古城各人家,這裡的住民有著與生俱來的美感,各樣小雕塑傳神的捏出鴿與蝶,搭配著綠意伸展,樸拙卻美麗。

埃本哈杜的燃畫,畫法特別,畫風古拙。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的燃畫,畫法特別,畫風古拙。記者羅建怡/攝影

城裡賣店相連,多以販售紀念品為主,最特別的是「燃畫」,藝術家以摩洛哥茶、藏紅花為原料,揮毫數筆後,以火燙紙背,此時圖畫漸現,頗有武俠小說裡「燃火字現」的神妙。

菲斯最知名的城門。記者羅建怡/攝影

菲斯最知名的城門。記者羅建怡/攝影

菲斯 最容易迷路的城市

「就算有網路,就算開得了Google map,也找不到想去的地方」,這,就是菲斯Fes,一座世界級的超級迷宮。迷走在蜿蜒的巷道,古城人家以各式馬賽克藝術鑲嵌作為路標,隨興推開一扇門,都有驚奇,可能是阿拉伯貴族宅邸變身的旅館,也可能琴聲流瀉,或者,以頹敗的建築說歷史。

菲斯舊城有14個城門,最著名是Bob Boujeloud,城門朝外的一面被漆上代表菲斯的藍色,向內的一面則是象徵伊斯蘭教的綠色,這門,也是多數觀光客必要留影之地。這裡之所以讓人迷走,不只是因城門多、圍牆多,其間共有9400多條街道和500多個區域,想當然是「全世界最容易迷路的城市」。

菲斯街道很有生活感。記者羅建怡/攝影

菲斯街道很有生活感。記者羅建怡/攝影

聯合國教科文教組織1981年將此列為人類遺產,國際媒體選它為「全球最浪漫的十大城市之一」。而此,不論多少美名冠之,它依然像個存留於中古世紀的大型市場,民生必需品應有盡有,導遊形容是「保有5、600年前的生活方式,是活著的文化遺產」,因此,沿路可見穿著傳統長袍的居民往來,菜、蛋、肉品俱全,就連甜點也鋪滿黑色的蜜蜂飛舞;或者牽著驢咯搭咯搭的晃蕩在石板路上;像走入時光廊道回到過去,卻又與衣著現代的觀光客毫不違和。

菲斯皮革廠與住家。記者羅建怡/攝影

菲斯皮革廠與住家。記者羅建怡/攝影

各家皮革廠開放騎樓供遊客拍照。記者羅建怡/攝影

各家皮革廠開放騎樓供遊客拍照。記者羅建怡/攝影

菲斯也是我認為「最臭的古城」。千百年來人畜共生在此,形成化不開的惡臭,可能是經年累月的廚餘、垃圾,或是濃郁的屎尿騷味,臭氣之最,則是拍照最美之處「皮染廠」,臭到前幾條巷子就得開始掩鼻,來到門前,有人送上新鮮的一叢薄荷葉,清涼的香氣仍難掩讓人作嘔的氣味,這也讓觀光客形容「最美也最臭的景點」。

薄荷葉是各城都可見的尋常物,薄荷茶每日必飲。記者羅建怡/攝影

薄荷葉是各城都可見的尋常物,薄荷茶每日必飲。記者羅建怡/攝影

菲斯的甜點,布滿飛舞或嘗食的蜜蜂。記者羅建怡/攝影

菲斯的甜點,布滿飛舞或嘗食的蜜蜂。記者羅建怡/攝影

將薄荷葉塞進鼻,忍著臭穿過皮革店的展示部門,循著階梯登頂,直到可以俯瞰所有染缸的陽台。這些皮染廠是菲斯的主要產業,以外銷歐洲市場為主,因遵循著自16世紀以來的手染古法,而讓菲斯皮革以高品質聞名。

菲斯以皮革製品聞名。記者羅建怡/攝影

菲斯以皮革製品聞名。記者羅建怡/攝影

皮染液之所以會有濃烈的氣味,是因染料加入了鴿糞、牛尿及動物脂肪等成分,一桶桶五顏六色的大染缸,有不少工人在旁將皮革踩壓、浸泡柔軟以利上色;也有些工人直接入缸,半身浸泡在惡臭的染料裡,反覆搓洗上色;工人與家人們就住在工廠周邊,日日與惡臭共處。染缸旁,有婦人煮食,有小孩奔躍,想像著未來孩子們也將如導遊說的「子承父業」,「這種工作壽命不長」,聽聞,內心莫名發酸。

蕭安從老城的入口起,就充滿美感。記者羅建怡/攝影

蕭安從老城的入口起,就充滿美感。記者羅建怡/攝影

契夫蕭安 藍城獨特古風猶在

世界3大藍城有希臘的聖托里尼Santorini、印度焦特布爾Jodhpur,以及摩洛哥的古城契夫蕭安Chefchaouen。不少遊客拿它與希臘相比,但記者感受兩地大不同,蕭安的光影與色彩更有魅力,這裡的藍也更有變化,深藍、湖藍、藏藍、青藍、鈷藍、天藍、火藥藍……,總之,能想到的一切藍色,都在這裡,全面藍調,也讓人如入幻境。

為什麼整座小城都是藍色調?契夫蕭安始建於1471年,最早是遭到西班牙人驅逐的摩爾人建立的堡壘,經過歲月發展,堡壘變身為城市,16世紀甚至迎來短暫的輝煌、成為獨立的王國,但不到百年就被摩洛哥征服。即使地處偏僻,飽受戰亂,「宗教」一直佔據著重要地位,早先猶太人開始將房屋粉刷成藍色,用的是一種名為Tekhelel的天然染料,據說用這種染料粉刷房屋之後,一家人都會受到上帝保佑,蕭安很快的就成了藍色城市。

山城小路崎嶇,人口不多,住有柏柏爾人、穆斯林、猶太人和摩爾人。與其他古城最大的不同,是小城住居密集緊湊,每一條小道,民居、酒店、旅館、商店,還有路邊攤混雜聚居,顯得熱鬧又充滿生命力。

小攤販售的物品,也似更有藝術味。陽光下閃閃發光的銅壺和盤子,掛滿整牆的手工毛毯和披肩,即使小巧的籃子也可見烏龜在萵苣葉上緩緩爬行,一袋袋的麻袋看似凌亂,卻飄出手工皂的香氣,牆角不時喵喵的引人注意,貓咪們在向遊客撒嬌發懶。蜿蜒高低、白藍對色,怎麼拍都好看,難怪榮登「網美聖地」。

遺世獨立數個世紀,有人這樣形容蕭安,「像一個歷史真空罐,保存了極為鮮明的古老安達魯西亞特色」,即便如今已成為打卡名地,獨特的古風仍在。老城面積不大,以廣場為中心,就不易迷途,廣場中央有噴泉,四周圍繞著紀念品商店與餐廳、咖啡廳,如果有時間,選家有視野的小店,坐下來喝杯咖啡展望藍白城市,時光似乎慢了下來,此刻,蕭安更美。

藍色城市打卡數最高,美景處處。記者羅建怡/攝影

藍色城市打卡數最高,美景處處。記者羅建怡/攝影

蕭安的街道,住民與遊客不相違和。記者羅建怡/攝影

蕭安的街道,住民與遊客不相違和。記者羅建怡/攝影

菲斯街道很有生活感。記者羅建怡/攝影

菲斯街道很有生活感。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走逛。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走逛。記者羅建怡/攝影

蕭安販售的藝品更多元。記者羅建怡/攝影

蕭安販售的藝品更多元。記者羅建怡/攝影

染缸裡勤奮工作的工人,得染受惡臭與汙染,日日浸泡在染缸裡。記者羅建怡/攝影

染缸裡勤奮工作的工人,得染受惡臭與汙染,日日浸泡在染缸裡。記者羅建怡/攝影

藍色城市登高更美。記者羅建怡/攝影

藍色城市登高更美。記者羅建怡/攝影

藍色城市蕭安,更顯現代。記者羅建怡/攝影

藍色城市蕭安,更顯現代。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的古城牆。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的古城牆。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走逛,蜿蜒間賣店相連。記者羅建怡/攝影

埃本哈杜走逛,蜿蜒間賣店相連。記者羅建怡/攝影

蕭安的店家更有藝術美感。記者羅建怡/攝影

蕭安的店家更有藝術美感。記者羅建怡/攝影

如畫般的藍色城市─契夫蕭安。記者羅建怡/攝影

如畫般的藍色城市─契夫蕭安。記者羅建怡/攝影

菲斯皮革廠最美也最臭的染缸。記者羅建怡/攝影

菲斯皮革廠最美也最臭的染缸。記者羅建怡/攝影

如果你想去

航班:目前台灣無直飛摩洛哥航班,可搭乘土耳其航空經伊斯坦堡轉機前往馬拉喀什、卡薩布蘭卡,再轉車至契夫蕭安。土耳其航空於4月開航伊斯坦堡—馬拉喀什直飛航線,可於卡薩布蘭卡、馬拉喀什雙點進出,規劃摩洛哥旅遊行程更有彈性。

時差:比台灣慢7小時

簽證:可請旅行社代辦摩洛哥特殊落地簽證

匯率:摩洛哥貨幣迪拉姆,1迪拉姆約換新台幣3.2元,建議攜帶歐元,多處可使用,兌換也方便

相關資訊可洽:

摩洛哥觀光局

土耳其中東及非洲專業地接社

土耳其航空

出團資訊可洽:

可樂02-2567-2626、巨大02-2562-3859、金展02-2775-1138、開喜02-2541-6066、雄獅02-8793-9669、鳳凰02-2537-0000等旅行社。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遺產
電影
土耳其
留言區
延伸閱讀
電影「乾杯」再現!「日本最強侍酒師」千葉麻里繪來了
「小小兵」、「憤怒鳥」大軍進駐7-11!超呆萌迷你玩偶每一款都想收
三星筆電Galaxy Book S 輕薄美型續航長達23小時
「要改變未來,就得放下過去」 《獅子王》經典台詞哪句更打中你?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