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風格咖啡/深夜的告解所 僅1個座位的台北咖啡館

2019-02-14 14:49聯合報 記者黃仕揚

入夜的台北街頭,高聳沒入暮色的台北101兀自靜靜佇立著,信義路上,結束一天辛勞準備返家的人們行色匆匆,腳步片刻不想停留,彼此形成一幅強烈的視覺對比。

霎時,目光被街角一間透著昏暗燈光的木造老屋所吸引,瞥見門口一旁的木質立地招牌,一盞街燈、枯樹,與遠方塔樓交織出帶點孤寂感的風景畫,上頭寫著店名「一席/Alone Together」,原來,這裡是間「超微型」的巷口咖啡店。

位於延吉街、信義路口的微型咖啡店「一席/Alone Together」。圖/記者...

位於延吉街、信義路口的微型咖啡店「一席/Alone Together」。圖/記者黃仕揚攝影

滿懷好奇心走進店裡一探究竟,大小僅1.5坪室內空間,恰好能容納一位客人與咖啡師,感覺再多出一個人,便會顯得侷促擁擠了。

悄然入座在唯一的榻榻米客席上,耳邊首先傳來的是渾厚帶點磁性嗓音的黑膠英文老歌,彷彿在替這場單人專屬的咖啡舞台劇暖身般,台上演員只見咖啡師,填壓咖啡粉的手正飛舞著,台下觀眾只有我獨自一人,沒有多餘的干擾,就這樣靜靜地欣賞表演。

店內唯一的客席上頭,掛著爵士音樂家Chet Baker與Bill Evans的照...

店內唯一的客席上頭,掛著爵士音樂家Chet Baker與Bill Evans的照片。圖/記者黃仕揚攝影

一席的店主名叫「小高」,在咖啡這領域已默默耕耘超過20年,曾經開過上百坪的人氣咖啡廳,卻在中年時,選擇以這樣的「小舞台」詮釋對於咖啡的熱愛,他笑說:「就是種回歸初心的過程吧!」

對小高而言,「泡咖啡店是段美好的青春回憶」,原來是年輕時,他為了學藝曾遍訪咖啡店,「後來慢慢發現一家好的店,不單是講究咖啡煮得多好喝,也包含氛圍的營造」;但時下的咖啡店,不少店主或許太專注於技巧的鑽研,卻往往忽略了客人的真實感受。

一席的店主小高。圖/記者黃仕揚攝影

一席的店主小高。圖/記者黃仕揚攝影

於是在兩年前,「重操舊業」開了這家微型咖啡店,他想證明,「就算一間店縮到如此小的規模,但依舊可以玩出大大的感動」。

小高說,「在以前還沒有串流音樂的年代,其實台北很多咖啡店是以音樂好聽聞名」,這些過往的記憶,也反映在一席,從跨進店門開始,店主設定的燈光、播放的音樂,都讓人輕易感受到他想要傳達的態度。

或許,也正是因為「向青春致敬」的初衷,讓小高在決定咖啡品項時,特地列入在一般咖啡廳已經很少見的「康寶藍」,他說,「康寶藍曾經是義式咖啡廳必備的飲品,但隨著卡布、拿鐵這類拉花咖啡出現後,就逐漸被客人遺忘了」。

小高沖煮的康寶藍,是非常「大人味」的那種,以泥炭威士忌入味的鮮奶油,與濃縮義式黑咖啡在口中互相激盪,喝起來口感有種爆炸感的「焦香味」,很老派卻也經典。

每周僅營業四天的一席,場景設定是深夜的咖啡店,獨自在這裡喝上杯咖啡,卻意外有種無以名狀的陪伴感,讓人不禁想起海明威小說《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裡,那些恐懼不安的人們,不斷流連於咖啡館、酒吧之間,只為了祈求有一處在黑暗中可以落腳的地方。

或許,每個城市靈魂都會需要一個像這樣,適合暫時安靜獨處的生活告解所。

店內也寄賣一些文創周邊商品。圖/記者黃仕揚攝影

店內也寄賣一些文創周邊商品。圖/記者黃仕揚攝影

小高的康寶藍共有20多種口味。圖/記者黃仕揚攝影

小高的康寶藍共有20多種口味。圖/記者黃仕揚攝影

擁有20多年咖啡經歷的小高,是個名符其實的咖啡頑童。圖/記者黃仕揚攝影

擁有20多年咖啡經歷的小高,是個名符其實的咖啡頑童。圖/記者黃仕揚攝影

「大人味」的泥炭威士忌康寶藍。圖/記者黃仕揚攝影

「大人味」的泥炭威士忌康寶藍。圖/記者黃仕揚攝影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咖啡廳
老屋
拉花
留言區
延伸閱讀
無人咖啡廳來了!丹堤咖啡寄杯「無人自取」 限時3折
傳統超市成網美打卡點,日本超市改造王讓全聯華麗變身
「永遠的第一夫人」最愛這道料理!台北圓山限期嘗鮮
新光三越超狂顛覆 夢幻花店、咖啡店成信義區美妝店王A8門面擔當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