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為什麼留在台灣?季裕棠:每個人都有根

2016-02-05 09:00聯合新聞網 記者袁世珮

季裕棠為文華東方設計的義大利餐廳Bencotto。 圖/文華東方提供

季裕棠為文華東方設計的義大利餐廳Bencotto。 圖/文華東方提供

穿過入口處的香水櫃、不敢留戀繽紛的外帶甜點區、看一眼小書店,終於見到沙發上的設計師。馳名國際的Tony Chi季裕棠,在文華東方酒店的Cafe Un Deux Trois一隅,舒服得一如在家中。

茶才剛上,人才落座,這位8歲隨父母移居美國、從紐約事務所將設計幅射國際的室內設計師,開口關心的第一件事,是剛落幕的台灣大選。

「我去年拿到身分證了,爭取了好多年。」季裕棠語氣有點得意,雖然他沒去投票。因為他相信,「每個人都有根」、「台灣是全東南亞最好的地方」。

戀戀台灣 選擇留下來

季裕棠是國際頂級飯店爭相邀請的設計師,台灣前有Hayatt(君悅)酒店,後有文華東方,還有正在談的案子。斷斷續續返台、停留時間不定,從最初要看國語日報,到現在22年了,他說:「我是台灣生的,又會說中文,所以很快和台灣建立起感情。」

「人生是很多『點』,看你要不要連起來而已。」季裕棠說:「君悅和文華這兩個案子,在我一生中占了很重要的地位,除了西門國小、西門町、麗水街、青田街、師大的印象外,就是這兩個。」

他上陽明山散步、吃野菜、泡溫泉,過台北式的愜意生活。「別人問我,為什麼要留在台灣?」季裕棠回答:「Why not?就生活品質來說,台灣在東南亞是第一。」相較之下,他在香港開完會,就不知道要做什麼,趕快跑。

甚至,他剛在台北東區租了間房子,要以台北為據點,進行在東南亞各國的工作,嘗試一日生活圈。租約一簽5年。

即使是租房子,設計師也有堅持。首先,要一樓,「視覺有層次,自己可控制,可以從前院通到後院。」就像在紐約的家也是10樓左右,「我喜歡住在樹梢上,家裡看出去,看到樹梢上面,這就是視覺層次感。我和窗外的關係很好,能看到鳥巢、看到底下的人。」設計語言就是「景」。

租屋要裝修。房東「賺到」名家的設計了?季裕棠大笑:「設計圖,只有3筆。」

國際空間設計大師Tony Chi季裕棠。 記者陳瑞源/攝影

國際空間設計大師Tony Chi季裕棠。 記者陳瑞源/攝影

空間轉移 簡單是核心

季裕棠以四季形容人生,此時是他的「秋天」,要的是空間做大、腳步放慢。

他在意空間:「在南美州,我的空間很大;在紐約,我的空間很小;在香港,完全沒有空間;在台北,我的空間很好控制,可大可小,沒有社交與工作壓力,這是選台灣的原因之一。」

但不管在紐約、阿根廷或台北,季裕棠要的是簡單小日子。以吃來說,他就要「Tammy's Taste」,笑著指指身旁的太太Tammy:「她做什麼,我吃什麼。」再拍拍她的手:「在外面飛一個月,就會想吃這種味道,那是一種craving(渴望)。」太太燉個豆腐、麵線,就是他的舒心食物。

季裕棠還在設計,台北與東南亞的工程大約到2021年,生活重心將移回紐約。新居將有7、8棟小房子,有書房,他可以設計、畫畫、做陶瓷,不再出遠門,過個簡單的「冬天」生活。

季裕棠說:「我58年的人生非常幸運。一般人會迷失在忙碌生活中,只要不迷失,生活就會豐富。」

學會放手 只選想要的

「放手」是季裕棠在學習與實踐的課題。在紐約,他也是周二、五不上班。理由是,既然常有人說沒準備好是因為沒時間,他乾脆把周二變成personal day,不准開會、不准email、不見客,整天時間都你的,這樣周三,應萬事具備。他這兩天也不出現了,免得「打擾」員工。於是他和太太常常周四早點下班,坐夜班飛機,一覺醒來,早上就到了阿根廷的家。北返時,晚上走,早上6點半到紐約,洗個澡、吃早餐,上班去。

「這是一個選擇。但現在的人為了經濟原因,都想要更多。」他的邀約當然多,但他說:「我接的工程不多,要接多也可以,但必須有所取捨。」一個工程賺一塊,100個工程就賺100元,但這樣做事,他覺得不值得。

1979年畢業後受雇於人,1984年創業,季裕棠自認很幸運,在對的時機做了對的事。事務所裡,動輒都是跟著他快2、30年的人,旗下5名大將都40多歲,進入黃金期,他大方建議他們去自立門戶。

季裕棠說:「但如果他們要留下,公司就交給他們了,我不準備做下去了,不能讓他們永遠在我的陰影裡,我該把我的樹蔭切一切,陽光才能到他們那裡去。」剛過的耶誕節,他在公司的senior dinner上宣布了未來的退場規畫。

58歲的季裕棠,在做放手的準備。「我上面10年的人,68歲,我很熟,下面48歲的人,也都認得。」但10年後呢?他笑說:「我68,上面78歲的人不多了,這麼來看,就要考慮一下了。」也在思考,68歲時做的設計,和新一代的「溝」會不會很大?因為女兒已認為爸爸設計的餐廳「太formal」了。

農莊日常 慢活見天地

在阿根廷擁有一個農莊,是多麼夢幻的事,但對於這樣一位國際大師來說,也就是一個度假別墅,是季裕棠此刻最需要的「空間」。

要避暑,氣候相反的南美洲正好;再看交通,紐約直飛南美洲,10個小時,晚上11點45分起飛,睡一覺,早上9點半就到家了;他滿意這裡的大空間;最後,給孩子一個據點,放假時可以回到相對更有吸引力的阿根廷。

農莊占地140多畝,季裕棠想了想比喻:「大約是信義計畫區大小,從松壽路到君悅酒店這一區間。」他陸續收購了附近的葡萄園,再花兩年建了個150米直徑、7米深的水池,在葡萄園中間形成一個漂亮的圓,取名義大利文「Anello」(戒指),象徵與土地結合產出的葡萄。

怡然自得的南美農莊生活,季裕棠常是周末去,每年7、8月也固定南遷,安靜慢活,沒有計畫、沒有時間表。早起,做自己的事,午餐大約一點半吃到4點,午覺,7點起來吃點心,9點happy hour到11點,晚餐都12點了。

他選擇這樣的生活,不讓工作侵蝕空間。

季裕棠在阿根廷的農莊,在葡萄園中間蓋了一個池,如戒指一般 。 圖/Tony Ch...

季裕棠在阿根廷的農莊,在葡萄園中間蓋了一個池,如戒指一般 。 圖/Tony Chi提供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文華東方

延伸閱讀

留言區
你可能也會喜歡
5間台北時尚下午茶 快揪閨蜜吃好拍滿
時尚跨足甜點 任樂軒上任文華東方青隅下午茶主廚
夢幻「草莓季」飯店報到 華麗療癒、裸感蛋糕惹人愛
耶誕特輯/飯店耶誕大餐 經典、驚喜任君選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