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GQ年度最佳歌手/蕭敬騰 選秀素人成歌王

蕭敬騰是今年的新科金曲歌王,首屆《超級星光大道》的參賽者中,紅的不只他一個,但贏得此項殊榮,他拔了頭籌。從當年半途闖進選秀節目踢館的素人,到受邀擔任對岸同性質節目的導師,這中間不過才隔了6年。

在歌壇,蕭敬騰一直是充滿反差的存在:身子瘦瘦小小,嗓子卻充滿渾厚共鳴;沉默時接近木然,登台立刻化身視覺系歌手。經紀人回想初見蕭敬騰的景象:「全身黑搭配一雙白皮鞋,我講100句話,他只回兩句,卻激發出無限幻想空間。」做音樂,他有一出手就是主打的絕對信心;做造型,哪個台灣男歌手像他,穿得如何華麗都有質感。他有天王的架式,但沒有大牌的架子,無論音樂或造型,從來不重複自己。嘗試多種曲風之後,蕭敬騰直言台灣流行音樂需要純粹簡單的力量。人們著迷於他飆高音的炫技,而他的心願則是讓時代做證人,督促自己創造出後世傳唱的經典歌曲。 

GQ今年初你的演唱會名稱,取名為「有一種精神叫做蕭敬騰」,給人一種很堅定的感覺,你想要傳達的精神是什麼?

蕭敬騰:愛與和平吧,愛與和平是跟著人走,我希望每件事情都能夠朝著這兩個方向進行,然後去影響身邊的人,還有簡單,所有的事物盡量單純一點,因為我覺得這個世界太複雜,包括做音樂。

GQ:做音樂很複雜,怎麼說?

蕭敬騰:以前音樂都很有規律,比方說張學友、張信哲的年代,再早的就更不用說了,現在台灣音樂有一個奇特的現象,雖然大家說台灣是流行音樂中心,但事實上,我們的音樂並沒有變成亞洲主流,很可惜。台灣人什麼音樂都聽,從歐美、日本到韓國,接受度非常高,反觀中文歌卻沒有人聽,我們的流行音樂幾乎出不去,偏偏在台灣出唱片相當容易,各種型態的藝人都想嘗試當歌手的感覺,這形成一種不良循環,而觀眾支不支持,完全取決於音樂人製作音樂的態度。小時候我們都是為了聽歌而聽歌,現在是因為某個人而聽歌,音樂被擺在第二順位,如果藝人本身夠討喜,唱功不需要太紮實,就有機會發片。

GQ:面對這樣的狀況,你在製作音樂的時候,想必會有一些堅持。

蕭敬騰:我出第一張專輯的時候走偶像路線,包裝得乾乾淨淨,像個孩子一樣,其實和我真正喜歡的東西很不一樣,那種形象大概只能吸引國中生吧!自己看到都倒抽一口氣,自己不敢面對,怎麼會推薦給認識的人?自己都沒有信心,怎麼去發揚?不過那時候是新人,以公司的意見為主,但誰沒有過去?至少現在能做自己想要的音樂。我希望表現的音樂模式, 最初是一個Band,接著是全創作路線,但唱片公司有不同的考量。說實話,在音樂製作方面,我到現在都還在努力和唱片公司拉鋸,上一張專輯《以愛之名》,自己已經可以掌握到60%,發揮的空間比以前大,而且在編曲、配唱和唱法等部分,完全沒有人干涉,後來得了金曲獎,也代表我的堅持是對的。我一直希望作品裡保有自己的性格,一種屬於蕭敬騰的模式。像Bruno Mars、Adele那樣個性鮮明、夠純粹,不需要繁複的堆砌,我就是我,你就是你,自然會吸引樂迷。或許我做不到每一個人都喜歡,但至少要讓自己舒服,最糟糕的是我做得不情願,放到市場上,大家也不喜歡。

GQ:出道至今,你嘗試過很多不同的歌路,抒情、搖滾甚至包括爵士,屬於蕭敬騰的風格究竟是什麼?

蕭敬騰:我不太會回答「專輯風格是什麼」這種問題,我就是在做流行音樂,我想做大家都喜歡的音樂,流行音樂本來就是各種音樂的混種。我當然可以做一張全搖滾專輯,但那就絕對不會是大家現在聽到的〈王妃〉〈福爾摩斯〉,那根本不叫搖滾,搖滾對我來說,一定要以Band的方式呈現,沒有Band就是假的,要我唱搖滾,結果一個人在台上鬼吼鬼叫,還放Kala,這算什麼搖滾?不如不唱。現在流行音樂變得複雜,我覺得我能做的,就是盡量讓各種混雜的元素維持在某種Level,讓人們找回聽音樂的感動,而不是喜歡一首歌來得快也去得快,去KTV唱唱就好,不會變成經典。

GQ:你的整體造型一直很突出,鮮豔前衛的服裝,留長髮、梳油頭或現在綁辮子,都可以駕馭,是不是代表你對新事物的包容度也很大?

蕭敬騰:我很喜歡視覺系和80、90的搖滾樂,我的服裝可以非常閃亮,也願意嘗試各種混搭,但是一定要乾淨俐落,不可以為了追求效果變得很笨拙。以前唱片公司幫我做造型,我就是聽,同時也在觀察他們要給我什麼?根據那些東西,我的表演可以做到什麼程度?下一次Tour的時候,我就會適時發表意見,以一個表演者的角度去溝通,哪些衣服應該怎麼調整,可以同時兼顧舒適性和舞台效果。基本上,每件事情我都願意嘗試,真的做過,才知道好處和壞處分別在哪邊。

GQ:今年擔任對岸歌唱選秀比賽《最美和聲》的導師,看到這麼多後起之秀,會不會備感壓力?

蕭敬騰:看到厲害的參賽者,我開心都來不及,怎麼會害怕?競爭愈激烈,市場才會愈壯大啊,有這種競爭才會爽,後浪要趕快上來,不然後繼無力是很可怕的。

GQ:你16歲的時候曾經說過:「21歲的時候要成名,讓大家都認識我。」如今願望實現,覺得自己幸運還是其實一點都不意外?

蕭敬騰:我小時候在少年輔育院教鼓,那是一個很大的鼓勵,讓我想要上進,所以才立下志願,給自己一個目標。我的經紀人說我很喜歡給自己訂目標,譬如7年前我說要戒菸,說到就做到。我對自己其實滿有自信的,曾經有香港雜誌找命理師看我的面相,說我30幾歲的時候會有波折,記者問:「你一出道就很順遂,如果發生走下坡的情形,會怎麼樣面對?」我回答對方:「我不會讓自己的人生走下坡的。」無法在演藝圈一直往上爬,不代表人生會走下坡,為什麼要執著在某件事情上面?很難爬就轉個彎爬另一座山。話雖如此,事實上對音樂我根本是非常有自信,我覺得再過20年,甚至40年,繼續走這條路,絕對沒有問題。

蕭敬騰說台灣流行音樂需要純粹簡單的力量。人們著迷於他飆高音的炫技,而他的心願則是...

蕭敬騰說台灣流行音樂需要純粹簡單的力量。人們著迷於他飆高音的炫技,而他的心願則是督促自己創造出後世傳唱的經典歌曲。 圖/GQ提供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GQ
蕭敬騰

延伸閱讀

留言區
你可能也會喜歡
給你蕭式金句!LINE推蕭敬騰首款真人動態音樂貼圖
時尚老蕭又來了!豹紋+logo騷包登台
蕭敬騰卸下多彩戲劇效果 變身透明系男子
又是紅底鞋 金曲獎典禮上鏡率最高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