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關於香奈兒女士2/戰事中業績長紅

2013-06-01 00:00馬可孛羅文化 賈絲婷‧皮卡迪(Justine Picardie)

即便籠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陰影下,香奈兒的事業蓬勃發展。1913年,她開了多維爾的第一家店;第二年夏天,戰爭爆發以後,卡柏(當時在英國駐法的一個陸軍師擔任上尉)建議她離開巴黎,躲到這個安全的海濱度假勝地。

根據她告訴保羅.莫朗的故事,鮑伊在那裡「給他的小馬租了一棟別墅」。除了馬球馬,那年還有大批時髦女性躲到多維爾去,個個都需要購置新裝。香奈兒沒帶裁縫,反而找了幾個製帽師同行,但很快就順應戰時的諸多限制,指派她的員工做衣服。「布料短缺,」她對莫朗解釋。「我把馬僮穿的毛衣和我自己穿的針織運動服拿來,剪出她們需要的佳績布(jersey)。戰事爆發後的第一個夏天過去,我賺到了二十萬金法郎!」

這個故事還有個比較不浪漫的版本,說紡織廠唯一能充分提供給她的衣料只有佳績布;但無論如何,即便法國似乎哀鴻遍野,香奈兒撐了過來。皇家地被德軍佔領,法軍收復之後改成前線醫院。安東妮特和亞德莉安娜及其他成千上萬的婦女離開了巴黎,到多維爾和可可會合。同時她弟弟阿方斯寄來一封信,說他和小弟路西安都從軍了,路西安是步兵,阿方斯是維修陸軍戰車的機械兵。

可可回信給阿方斯,除了接濟金錢,也為弟弟打氣,從信中看得出阿方斯已經受傷或罹病:「很高興聽到你有一個月的時間療養。好好休息,把自己照顧好。我忙得不可開交,可以說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我會寫信給你太太-別太擔心-也許一切會比我們想像中更快結束?」

雖然前線烽火連天,在巴黎和多維爾,以及1915年在比亞里茲(Biarritz)新開的精品店,她的營業額持續成長。因為香奈兒簡單的佳績布外套、直裙和樸素的水手服上衣,越看越像是戰爭晦暗的憂慮中唯一得體的服裝。這些衣服時髦,但不是太華麗;黑白配色,很符合當時的氛圍;穿這種衣服可以開救護車或軍車,無論從事戰時的婦女工作或是到海邊漫步都很得體。

「時裝應該表現出當下的時空,」香奈兒日後會這麼告訴保羅.莫朗,即便她這些話是後見之明,畢竟她在古老定律即將瓦解之際,掌握住她的時機。「我見證了奢華的死亡,十九世紀的消逝,一個時代的終結。」 她冷眼看待這個時代的死亡,知道她的時代即將來臨,她見證過的華麗風格很快就會瓦解,被自己過剩的裝飾噎死。香奈兒成年時正逢輝煌年代,但也是頹廢的年代;照她的說法,「是巴洛克風格最後的反映,這種風格用華麗裝飾扼殺了身材,過多的裝飾壓抑了身體的結構,如同熱帶森林的寄生植物弄得樹木奄奄一息。

女人不再是炫耀財富、貂皮、栗鼠皮、稀世奇珍的藉口。複雜的花紋、過剩的蕾絲、刺繡、薄紗、荷葉邊和過多的層次,已經把女人的衣服變成一座紀念碑,展示著過時而浮誇的藝術。裙擺掃起了灰塵,深深淺淺的粉色調用上千種漸層來反映彩虹的每一種顏色,由深而淺,逐漸褪敗,終至索然無味。」 但可可要改變這一切;香奈兒要強迫大家穿黑色。

本文摘自《黑色,是我永恆的姿態:香奈兒的傳奇》書中〈雙C〉篇

(「香奈兒女士的傳奇」專題轉載自馬可孛羅文化《黑色,是我永恆的姿態:香奈兒的傳奇一書。)

贈獎/一窺香奈兒女士的秘密 最優雅傳記送給你

香奈兒與鮑伊.卡柏在聖尚德路斯的海灘,1917年。圖/馬可孛羅文化提供

香奈兒與鮑伊.卡柏在聖尚德路斯的海灘,1917年。圖/馬可孛羅文化提供

香奈兒穿自己設計的服裝,多維爾,1913年。圖/馬可孛羅文化提供

香奈兒穿自己設計的服裝,多維爾,1913年。圖/馬可孛羅文化提供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香奈兒
香奈兒女士
留言區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