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你會選擇隱忍還是發聲?《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揭露真實發生的職場性騷擾

2020-04-29 16:11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吧

女生私房話

如果你是職場性騷擾的受害者之一,你會選擇為自己發聲,還是默不吭聲呢?無論是言語或肢體性騷擾,都是令人不齒的行為,然而事實上,絕大部分受害者都會因為擔心失去工作、遭受報復、和害怕被貼上問題人物的標籤等,而選擇不揭發。因為縱然惡行被揭穿,也鮮少有人去關心那些後續衍生問題。

《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作者少女老王是電影相關科系出身的新聞從業人員,她以敏銳觀察及極富畫面感的文字,記錄下一段段「臺灣女孩」都懂得的真人真事,可能讀來深感荒謬離奇,也可能徬徨無奈,別害怕去撕開那些強加給「妳們」的標籤,因為妳並不孤單!


文/少女老王

「啊妳怎麼不選剛剛跑得滿好的那一條高鐵活春宮?」程哥把臉湊近我的電腦螢幕。的確,這間媒體在操作腥羶色這塊功力可說是爐火純青。不過我們已經試著在各種社群平臺上調降這方面新聞的比例,更不用說是這種把新聞直接送到使用者瀏覽器,一點擊就會占滿整個電腦螢幕的推播方式。

「這種推播不可以推腥羶色的新聞!」我被程哥突然湊近的動作嚇到,往旁邊退了一退:「你想想,誰會想被人發現自己在上班時間看活春宮啊?這樣不但會被退訂,可能還會引起客訴⋯⋯」

「蛤,可是我上班都在看耶,呵呵呵呵呵呵呵⋯⋯」程哥笑嘻嘻地直起身子,然後把手放上我的背:「這就是幹新聞這行的好處。」他的手開始在我的背上揉啊揉:「而且還可以看到無碼的。」

等我回過神來,他都已經快走回位子上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一個男性主管假借談公事之名,用嘴跟手一起吃到了豆腐。

事發當下,我的大腦先釋出了拍拍功,自我安慰「可能只是想太多」、然後再跟自己約定好「不會再讓他有下次了!」就這樣一個人荒謬地自行振作,用自己的手,將不對的遭遇給掩蓋下來。

奇怪的是,那個「不會再讓他有下次」的聲音總是出現得好遲,每次都在程哥將手覆蓋上我用滑鼠的那隻手,或是把手捏在我的肩膀上按摩,或是抓住我的馬尾繞呀繞地玩,或是跟我說「他大腿還上有位置」之後才姍姍地出現。

「我覺得很不舒服。」我跟我大腦裡那個愛遲到的「不會再讓他有下次」的聲音抗議:「他憑什麼一直對我動手!」我看向整間辦公室的女同事,想起幾乎每個人都曾被程哥這樣對待。「而且大家好像都還覺得沒關係?」我開始自我懷疑:「難道,這其實不構成性騷擾嗎?」

午休時跑去問同樣被摸過的女同事們要不要一起蒐證舉發,卻沒有人願意當那個先鋒,反而勸我:「能躲就躲,盡量不要靠近他。」但事情要是有那麼簡單,我們又何必「想辦法」躲他?

我們開始在 LINE 上面開群組,互相告知程哥的行蹤:

「他去廁所了!」

「他好像去泡茶。」

「他剛剛出門了,但沒帶錢包!等等一定會回來。」

「可能去抽菸了?」

「趁現在快去上廁所!」

「啊啊他回來了!」

「他往廁所去了!」

「妳先不要出來!」

「咦她好像沒帶手機?」

「怎麼辦,這樣她會碰到他!」

不管怎麼躲,只要在同個辦公室上班,就是無止盡的摸與被摸,畢竟這就是我們所有人用沉默換來的辦公室日常。漸漸地,放棄掙扎的人就像是他的自助餐,乖乖待在餐盤上屬於自己的那一格,任他享用;想反抗的人則像迴轉壽司,不管怎麼逃還是在同一條轉帶上,被他碰到了仍然會被吃乾抹淨,再放回轉帶上繼續轉。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每一次閃躲失敗、每一次佯裝不知、每一次的「先選擇沉默」,都讓我更氣自己。終於,無止盡的忍讓輪迴侵蝕了我的生活,我開始懼怕送走每一天,因為這代表下個無力改變的一天又要到來,而他每天仍笑笑地盡情伸手、動口,讓我感覺有一部分的自己,真的被他吃掉了,而且身為女性與下屬的意識還在矛盾中不斷膨脹,簡直就像在替他加菜。

慢慢失衡的我,終於在一次臉書留言事件中爆發。


因為工作採排班制,平常上班都會錯過人最多的通勤時間,所以我已經很久沒搭過尖峰時刻的捷運,直到有一天因為突發事件加班的關係,才在回家途中見識到宛如跨年的通勤捷運人潮,我隨手拍下密密麻麻的人頭、上傳到個人臉書,那時寫的大意好像是在講車廂裡的人多到像瘋了一樣,萬一不小心在推擠中碰到胸部,好像都是無可奈何的事。結果程哥留言說,真希望自己也在那班車上,這樣就可以盡情去碰胸部了。

就是這一則留言,讓我感覺全身的血液都衝到心口燃燒,手指不由自主地在鍵盤上激動敲打起來,往加滿各大媒體好友的個人臉書上,公開了自己正在被職場性騷擾的訊息,這可是媒體圈不能說的,鮮少會被攤在陽光下的祕密。

事情,總是這樣流傳開的吧,在大家以為不會有人忍無可忍的時候。

隔天我的臉友兼部門主管威姐,這才終於願意正面面對這件事。在漆滿黃色牆壁,被橘黃色的燈光照得溫暖舒適的會議室裡,我跟威姐相對而坐。她出動心理學書中常常提到的微前傾姿勢,表達出願意傾聽的誠意,輕而易舉地打動因長期緊繃變得敏感的我,於是我真的開始忘情傾訴,把程哥不斷動手摸我、到臉書留言騷擾我的種種,一股腦全倒在了威姐的面前,我終於將這些髒東西都攤在了事發現場的一角。

只是接下來的發展,仍成為了一場事故。

「喔⋯⋯」只見威姐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然後開朗地說:「我也常常被他摸啊!」

「但可能我自己有四個哥哥,從小一起玩慣了。」威姐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甲上有著粉色系的花朵彩繪:「碰碰手什麼的,我覺得還好啦。」

威姐眨了眨那雙刷著纖長睫毛膏、在亮片眼影下天真無邪閃爍的雙眼:「他可能只是用錯了方法關心妳而已。」

我在威姐晶亮的眼球中,看見自己心寒如冰的倒影。

「就算我有四百個哥哥,」威姐這時眨了一下眼睛,卻是我掉下了眼淚。「他這樣的行為,仍然構成騷擾。」既然管不住眼淚,那我更要堅定地說話。

「還有性騷擾。」我站起身,拒絕了威姐遞來的衛生紙:「如果大家都不處理的話,我會去跟人資說的。」我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不久後,程哥跟其他部門主管嘻笑著走進了那間會議室,消失在門後的溫馨中。半小時後,他們陸續走出變得漆黑的會議室,一場低氣壓已在程哥臉上醞釀,辦公室裡放著的電視這時正好播到天氣預報,氣象主播站在衛星圖前生動地指揮著:「菲律賓低氣壓已增強為中颱,結構完整,移動速度快,不排除會在週三時經過臺灣⋯⋯」

可惜我的風暴已提早來臨,那天之後的每一天,只要會議中有程哥出席我就會被修理,比如輪到我報告時,程哥會打開手機看影片並將音量開到100%,而且還邀請他身邊的主管跟同事一起看,礙於職場階級與風氣,通常程哥都會得逞。儘管如此,我仍堅持著把應該報告的內容講完,等我講完回到座位,程哥也馬上把手機收起,隨即把自己更換成積極地微前傾姿態,表演出傾聽的風範,做到如此明顯,大家都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卻沒有人敢多說什麼,直到這個共犯體系以為又可以將這抹尷尬蒙混過關,繼續讓日子安逸下去的時候,我終於等到了機會。

書名:《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
作者:少女老王
出版社:圓神出版...

書名:《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
作者:少女老王
出版社:圓神出版
出版時間:2020年4月1日

意猶未盡嗎?前往「讀書吧」購買本書電子版,結帳輸入【style】折扣碼,現折 100 元!

【本文摘自圓神出版《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由讀書吧電子書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職場
性騷擾
MeToo
留言區
你可能也會喜歡
「回嘴」是一種藝術,「回嗆」是一種堅持!面對長輩、主管、奧客的攻擊,學會這8招,讓自己完美退場
蔡詩芸:「女人不一定要結婚生小孩,除非在一個好的時間點,遇到對的人。」
把將就的日子,過成講究的生活,「儀式感」就是沒有放棄自己的最好證明
身分證有這5字「PABLO通通9折」!芋頭牛奶冰沙新登場
網友都在看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