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廚房女子/台女遠赴義大利「地獄廚房」 竟過這種吃貨生活也太爽

2018-11-08 14:50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吧

客人們再像在自助餐一樣魚貫排隊取餐,那一盤盤的菜色猶如托斯卡尼的名菜雜燴,當地小酒莊產的山吉歐維列(Sangiovese)葡萄品種的酒,則像不用錢似的一壺壺自行取用,陌生人們因為一起取餐而產生交流,杯觥交錯間,自己也成了托斯卡尼美食光景下的一片拼圖…

女生私房話

歐洲是每個女孩都嚮往的地方,在異國的暖陽下與閨蜜享受著美食與好酒,這畫面每個女孩都曾夢過。台灣女孩Yen隻身闖入歐洲大廚房,熱愛享受美食也追隨名星主廚親身挑戰異國料理。認識到「喜歡做菜」跟「以做菜為職」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Yen寫下浪漫又艱辛的廚師之路,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

圖/ingimage提供

圖/ingimage提供

第三周, 大家都習慣了我的貪吃相, 本來會對我說basta mangiare( 不要再吃了!)的同學也放棄了,只無耐對老師說,她來義大利純粹因為貪吃。歡迎加入養豬速成計劃。

茱莉是我在佛羅倫斯的室友。一臉精明難惹樣,開始時我有點怕她,但我們很快就三三八八黏在一起。我辭掉工作飄洋過海來學藝,她則在這攻讀西洋藝術史,半工半讀。我們都處於人生暫時停擺狀態;想去到哪裡,又不知道能到達哪裡,都帶有一種今朝有酒今朝醉豁出去了吧的態勢。

茱莉很聰明(或許有點太過聰明),能流利應用五種語言。她在台灣唸過書,對台灣的一切念念不忘,喜歡逼我用台灣國語對話,不時回我:嘿有、嘿咩。我在義大利是文盲,時時纏著她陪讀義大利食譜,再用台灣演藝圈八卦交換。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在縮衣節食,以求偶爾出門吃飯放風的日子能吃得爽快豪氣點。

我買食材回家大練新菜的隔天再隔天,又或是接下來幾天,是我們吃各種炒飯的日子,用厚培根做的炒飯、用豬油炒蘆筍再加點核桃碎的炒飯、燉牛膝的碎渣再加醬油炒的炒飯,我們說總有一天要聯手出一本怪奇炒飯全集。那是一種兩袖清風年輕氣盛的快樂。有時我們畫上好一點的妝,去吃aperitivo。Aperitivo 是義大利最該被高歌頌揚的文化,在標準晚餐時間八點到九點前(初來乍到,為迎接遠來友人打去餐廳訂位:我想訂位七點。對方訕笑:小姐,Signorina,我們晚上八點才開門!)點一杯酒,壞則附上兩三樣小點,好則可以吃整個餐檯的菜色,all you can eat 晚餐喝酒通通解決,一次滿足您三種願望。有時候花個7歐,就能見識琳瑯滿目的菜色,番茄義大利麵、珍珠麥沙拉、佛羅倫斯燉牛肚、燉豆子、雞肝麵包片、櫛瓜鑲肉、義大利麵沙拉、橄欖烤雞肉,看到不認識的就拍照,隔天問老師同學。茱莉有個朋友兼職賣大麻,一天酒足飯飽我們隨口玩笑說,乾脆弄一支來試試,遂找朋友商量,隔天飯後,我們緊張兮兮又躍躍欲試,手抖著點燃,什麼嘛原來裡面捲的是菸草!茱莉友人打來笑我們的迂:妳們兩個娃兒不是這塊料,回家喝奶去!

我們咯咯傻笑,分著一支菸草,躲在陽台上抽,感到擁有全世界的財富。像剛出生的小雞對破殼後第一眼看到的人事,產生難解釋的依附那般,我對托斯卡尼,有種難以言說的情感,它的脈搏流著葡萄酒液,每一寸土都嘶吼著對料理的熱愛。托斯卡尼人愛吃也愛料理,學校老師對我說:每到假日就是我能放鬆煮上一頓好餐的時候。她們即使每天都在做菜,到了周末甚至花上六小時細細燉上一鍋肉。

在這裡, 我學會了當地人對「土地」(terra) 的尊敬, 托斯卡尼物產豐沃, 隨便望其日常飲食, 對土地產物便能有大致理解: 奇亞尼那白牛(Chianina)的禮讚──佛羅倫斯丁骨牛排,各式鑲填蔬菜做的配菜,麵包片吃的雞肝醬、牛肚包、濃番茄麵包湯(Pappa al pomodoro)、野兔肉醬……。

托斯卡尼土生土長的朱利歐,一天來上學時,神秘兮兮提議要帶我們去一間由名廚主掌的劇場餐廳,此餐廳採絕對會員預約制,入場「觀眾」在表演開場前,有兩小時的用餐時間,用餐時間結束,桌子一收、椅子一併,劇場就地開演。就連用餐方式都戲劇十足,每端出一道料理,廚師便扯破嗓子般敲鍋吆喝:

「用番茄燉的牛肚喔,今天心情好為大家加菜的,不要搶、慢慢來,等等還有好菜上桌喔!」

「這道燉肉裡加辣,怕辣的可千萬別吃喔喔喔!」中氣十足。

客人們再像在自助餐一樣魚貫排隊取餐,那一盤盤的菜色猶如托斯卡尼的名菜雜燴,當地小酒莊產的山吉歐維列(Sangiovese)葡萄品種的酒,則像不用錢似的一壺壺自行取用,陌生人們因為一起取餐而產生交流,杯觥交錯間,自己也成了托斯卡尼美食光景下的一片拼圖。

托斯卡尼的陽光,會把你骨頭都曬乾曬透。下課後,我們瞇著眼、捧著前晚不知節制而原形畢露的肚子,邊喝下午場咖啡,邊細數接下來還有哪些飲食大事:冰淇淋節、葡萄酒節。在此之前,我不知道葡萄酒節是可以這麼搞的:它們以文藝復興的姿態大舉侵占市內各大博物館、老學院建築,繳完報名費後,一人給發一個可掛在頸上的不織布袋;裡面懸著一只葡萄酒杯、一張尋寶地圖,就這麼把我們打發上路,我們四人參差不齊如不來梅樂隊,穿梭在古老巷弄,踏尋參展酒莊,路經披薩店就一人抓一片在手上邊走邊吃,如此這般吃喝玩樂五小時還沒結束。我與美女同學娜塔莉合照,眼見兩人臉圓如國外月亮,暈眩地說:「天啊我們好胖。」

她樂陶陶答:「我們不是胖,我們這叫快樂。」

照片上傳社交媒體,遠在台灣的朋友回:「妳們還真是快樂得緊!」

圖/二魚文化《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提供

圖/二魚文化《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提供

【本文摘自二魚文化《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由讀書吧電子書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留言區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