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廚房女子/在這充滿男人的世界裡想出頭 就得學會做個「Bitch」

2018-11-08 14:45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吧

男人在離開時,曾說:「妳該學著示弱,我們男人喜歡脆弱點的女人。」廚房戰場不如情場,他們教妳堅強、再堅強,讓妳穿上臃腫的白制服,厚重的棉黑長褲,頭髮用網帽圈住…。

女生私房話

歐洲是每個女孩都嚮往的地方,在異國的暖陽下與閨蜜享受著美食與好酒,這畫面每個女孩都曾夢過。台灣女孩Yen隻身闖入歐洲大廚房,熱愛享受美食也追隨名星主廚親身挑戰異國料理。認識到「喜歡做菜」跟「以做菜為職」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Yen寫下浪漫又艱辛的廚師之路,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

圖/二魚文化《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提供

圖/二魚文化《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提供

男人在離開時,曾說:「妳該學著示弱,我們男人喜歡脆弱點的女人。」廚房戰場不如情場,他們教妳堅強、再堅強,讓妳穿上臃腫的白制服,厚重的棉黑長褲,頭髮用網帽圈住、盤在長相怪異的廚帽下,禁止塗上指甲油、戴耳環,絕對性的消滅性別界線。心上人來探班時,我總彆扭地將盤久僵硬的長髮用油膩的手指梳過,對自己身上的煙燻味感到些許尷尬。

即便如此, 我168 公分, 剛進那個廚房時體重大約是48 公斤, 過肩的長髮即使緊緊扎起, 轉身之間總還不小心掃到身後同事。在那汗水淋漓, 處處刺青的肌肉漢子中間, 我的存在還真是娘得不像話。在廚師制服保護下, 聲音跟身形仍頻頻漏餡, 我將菜送出前呼喚外場人員的那聲「service」,總換來無數個怪腔怪調偽女聲的模仿。大家為了找樂子,開始躲在我工作檯下,拿活龍蝦搞怪嚇人,或把工作鞋抽真空藏起來,有段時間,為了融入這男性賀爾蒙充斥的奇異生態,我各種語言的髒話越講越順,暢快掌握廚師入門技能101:每一句話裡要有技巧鑲入5 個髒字,適時掌握說髒話的時機,能換得一定程度的尊敬,如:「幹,你他媽的要佔用那天殺的機器多久?操!」

那天, 我奮力攪拌著三公斤的玉米粥(polenta), 那是需要站在鍋前不斷攪拌的食物,由於吸收了水分,烹煮過程中還見鬼地越來越重,主廚正閒著沒事幹,經過我面前,問:「要不要我幫忙呀?這很重的。」我一臉肅然,秀出手臂上若有似無的肌肉,對他搖搖頭。他則一臉雀躍:「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開始雇用更多的女廚師,他媽的我們廚房裡的男生一個比一個還pussy !」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要在廚房生存,我們女廚師得假裝多少事,才能呈現「好像比男人強壯」的假象。

在感情世界裡,他們說,妳要假裝脆弱,男人才能更疼妳。但我說過了,廚房戰場不如情場,女生在廚房,首先要克服生理問題,一天十六小時以上的工時(不要跟我說,可是我坐辦公室工作也常常一做十六小時,相信我,那並不一樣),妳必須天天很健壯,時時呈現完美狀態。一個月內總有幾天, 妳苦吞無數止痛藥, 身處被地獄烈火狠狠燒過的炙熱廚房, 下半身的濕熱感不知來自汗水亦或經血, 還是得抬裝了滾燙熱水的巨大湯鍋、不動聲色地分解堆成山一般的各種動物屍體。曾在英國名廚Gordon Ramsay 的三星餐廳,擔任數年主廚的Clare Smyth 說,她在剛起步的好多年,除了要應付以雄性激素主導的廚房裡,各種身心壓力,還得證明自己「雖然是個女性,但仍能在這生存。」我們在廚房裡看到她,會嚇得屁滾尿流,說:「靠,她真是個臉死臭的婊子!」但回頭一想,這世上似乎沒有不兇、不機車的主廚。

我曾經被開玩笑、被不認真看待(「我就是不能信任女人站在灶爐邊!妳還是退下吧!」)、被語言暴力相對、被吃豆腐,所有最極端的情緒,都是在專業廚房裡經歷的。在不知所措時,南非籍的洗碗工教我:妳要忍耐、再忍耐,把腰彎得更低一點,拼命做就對了。然而我在那些成功爬上頂端的女廚師身上學到,在不示弱跟逞強、機車與有原則間,都有著微妙的界線,過去的那些老同事,不少人現在已在世界角落裡獨當一面,她們分享能爬上頂端的秘訣,總不約而同地說:「因為我決定不再當個濫好人,要往上爬,就得學會當個婊子!」

而我在經過種種自我衝突,掙扎地在廚房中找到能立足的生存姿態後,受困在白制服與黑廚師帽下的女性靈魂,終於蠢蠢欲動。受不了那種說一即一的體制壓抑,開始在合理範圍內,伸張自主權:在廚師褲下穿上色彩鮮豔的襪子,天熱時便偷偷把褲腳捲起,微微露出繽紛襪頭,他們起初笑著:「這娘兒們!」一周後從主廚開始,所有人都學著我把褲管微微捲起、露出裡頭顏色爭豔的襪子。我將之視為一次小小革命的成功。

【本文摘自二魚文化《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由讀書吧電子書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留言區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