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優人物/何承育「勤美學」 重溫童年的單純美好

Shares
Comments
2017-11-13 錢欽青 、袁世珮/採訪 袁世珮/撰稿 提供者 / 聯合報

付星級酒店的價,以天地為幕,住在帳篷裡數星星,勤美學的山那村搭上近期露營風,炙手可熱、訂都訂不到。這一切,其實是無心插柳、費心堅持的結果。

「父親本來不理解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何承育笑說,但他懂得父親沒說出來的想法,「當年創業的年輕人如今7、80歲了,回過頭發現人生最有意義的時候,還是童年的單純美好。勤美學就是想做這件事。」

山那村 差點變成峇里島

何承育解讀勤美學,可以是「勤‧美學」,台灣的美學就是勤樸;或者「勤美‧學」,透過一次次的活動,大家一起學習。這裡的三大精神是「職人精神」、「自然永續」、「生活哲學」,環環相扣,也呼應勤美的鑄造業出身。

整個勤美學的故事,要從「百戰百勝」節目年代的香格里拉樂團說起。那時候樂園好熱門,但近10年來,遊樂園業都陷入寒冬,勤美因緣際會拿到苗栗這塊地,再請來國外大建築團隊規畫。

勤美學逢露營風潮。圖/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勤美學逢露營風潮。圖/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理所當然地,最初還是傳統度假酒店的規畫思維。何承育說,乍看之下,感覺「好厲害,好像到了峇里島」,但「『好像到了峇里島』這件事就是個問題。我為什麼要在苗栗有個峇里島?」那是30年前的思維。

何承育與團隊再花兩年重新思考,緊扣三大精神,從小型實驗計畫做起,山那村的一千零一夜的計畫,就是一個「MVP」(最小可行性產品)。

何承育說:「把苗栗變成峇里島是可笑的,但可以學習峇里島的文化做法,訪客在兩天一夜後,帶著新認識的客家文化離開,美好的經驗被傳送出去。」

何承育以勤美學完成「文化,自然職人」三大重點。圖/記者陳立凱攝影

何承育以勤美學完成「文化,自然職人」三大重點。圖/記者陳立凱攝影

接手沒底 「情天幕」打動老員工

樂園占地40公頃,山那村只用了兩公頃。團隊尊重土地,清楚各區有什麼動植物,何承育笑說:「有台大的專家來看,很驚訝說這個區域就可以寫好幾本博士論文。如果照之前的設計,就是建一棟Villa ,然後挖土機就來了。」

何承育說得這樣篤定,但也透露:「接手當時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去年的現在都還很慌。」

最初,勤美承諾約80名的老員工可以留任,但這些經歷過樂園風光期的老人,看到新團隊一來,就拆了他們原本細心維護的歐式花園,「新主管一來就拆東西,拆了又不知道幹嘛,就真的讓員工很不安。」何承育老實說。

當時的確沒有底,只是因為接近冬天,要搶時間移樹。後來,基金會邀請老員工和藝術家王文志一起完成竹編「情天幕」,終於打動老人迎接新的時代。現在這些「老土地」都成為山那村重要資產。

勤美學山那村的共同場餐桌。圖/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勤美學山那村的共同場餐桌。圖/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獨有村長制 挖掘苗栗的美好

苗栗的職人文化厚實,竹編、炭窯燒、木雕,客家菜、釀造、有機等等,符合勤美的核心想法。而帶領客人探索這些的,是山那村獨有的「村長」。

外界拿同樣很會搞活動的日本「星野北海道」來比較。何承育說:「村長的概念是我們原創,參考了星野的扁平化思維,我覺得我們做得更細緻。」他認為,「村長」接近Club Med的GO,「村長是做自己喜歡的事,再分享給客人,每天上班都很開心,都覺得是在為自己和家鄉做事。」

山那村一周只做四場、只接四個團,一團大約4、50人,等於每周才200多人,「村長」只帶一團,其他時間都在準備。如果要安排採紅棗課程,他們會先去看四、五個紅棗田。

自然美景、人的熱情,再結合在地資源,讓去年中秋從內部員工開始試營運、今年一月才正式開幕的山那村,大受歡迎。這一年裡,透過各種課程,讓露營者驚喜,再把美好體驗帶回去。

但何承育也透露,山那村的計畫就走3年、一千零一夜,「3年是了解一件事情的基本時間,也像『一千零一夜』故事的寓意,苗栗在地文化沈潛很久,也希望3年的時間能夠加以喚醒。」

畢竟,嚴格說起來,山那村只是這塊地未規畫好之前的權宜之計。何承育說:「還在摸索,但文化、自然、職人,這三者不會變。」現與日本團隊合作規畫,緊接著還有兩個計畫,仍會以遊樂園的架構來做。

勤美學舉行各種在地體驗活動。圖/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勤美學舉行各種在地體驗活動。圖/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老樂園重生 創造現實的夢境

距高鐵苗栗站不到10分鐘的車程,就是以全新方式重生的樂園。

老樂園入口被刻意保留,何承育說:「我們希望營造一種夢境感、現實與想像的轉換,讓客人彷彿回到20年前的老樂園。」村長在此說一說樂園的前世,再率眾走過竹棧橋,豁然開朗,踏入另一個夢幻。

一片綠地開展,遠遠傳來鼎沸人聲。這也是勤美學一周只接四團的原因之一,何承育說明,香格里拉最慘淡時都是靠學生捧場,「所以我們和學生有夥伴關係,有學生團時就不做勤美學。」

訪問這一天,露營區休息,昔日的噴水池處,直徑15公尺的情天幕聳立,日光穿透在地竹子,灑落在空間裡。點綴在草地上的是15頂帳篷,一泊二食二手作,大人要3800元,不便宜,因為勤美給相應價值。

水池邊的夏日迎賓派對是第一站,冬天則在五葉松區。讓客人涼涼身心靈,村長奉上烤橘子、烤發糕、奉茶、鹹粥、碗糕,視季節而定。

藝術家陳建智將中央銀行淘汰的水塔變身太空船遺跡,12人進入圍坐,水幕傾洩而下,彷彿有股神秘力量。何承育說:「這也是呼應老樂園,勤美學就像考古團隊,發掘並重新定義有趣的東西。整個山那村就是創造現實世界中的夢境,像愛麗絲掉進樹洞一般。」

「山那村一切似乎新奇,卻是一直都在的,如星空、樹木,透過新的方式呈現,帶大眾體驗勤美學,就像在文化輸出在地客家經驗。」城市小孩何承育,也愛上這裡了。

何承育要讓親子,在山那村重拾對自然的感情。圖/記者陳立凱攝

何承育要讓親子,在山那村重拾對自然的感情。圖/記者陳立凱攝

11月13日聯合報優人物版:

➤優人物-何承育

http://p.udn.com.tw/upf/2017_upeople/1113/

追蹤按讚「優人物」粉絲團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You may also like / 你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區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