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優人物/謝小曼-歲月靜好 茶與器完美融入生活

Shares
Comments
2017-10-16 採訪/錢欽青、王惠琳 撰文/王惠琳 提供者 / 聯合報

茶人謝小曼在泰順街的店無論外頭師大夜市如何喧嚷,總是瀰漫一種慢條斯理的靜謐安然。謝小曼就坐在角落的長桌,依著天氣為來訪客人沏一杯或溫熱或沁涼的茶湯。十年來已成為海外遊客按圖索驥的特色茶店。這裡喝的是茶,又不只是茶。

彷彿住家不一樣的小茶館

留日的謝小曼當年學的是經營管理、服裝設計,在西武百貨工作過的她,與日本結下不解之緣。回到台灣之後,在父母留給她的老宅子裡,開起了「小慢」。雖然是一間茶館,卻不是正襟危坐的嚴肅茶會,或是配瓜子的老人茶。

「一開始我就喜歡茶,慢慢就有自己的茶館,茶館一開始的定位很重要,我要做什麼樣的茶館?如果說是一般大家都會去喝的茶館,大聲小聲地嗑瓜子,那不是我想要的,我的定位是比較清幽型的、安靜型的。」植物環繞著宅子,不仔細看還以為只是一戶住家。從半撐起的窗格望進去,是一牆壘得整整齊齊的小包裝茶葉,透露出一點點這兒是茶館的訊息,確保接收到的客人都是為茶而來。踏進原來是謝小曼家客廳的店裡,保留生活感的空間與幽微光線,令人不自覺靜下心來,不願喧囂破壞這一室靜謐。這就是謝小曼用空間營造出的清幽氛圍。

望著枝葉扶疏的庭園品茶,讓人有置身京都的錯覺。圖/記者楊萬雲攝影

望著枝葉扶疏的庭園品茶,讓人有置身京都的錯覺。圖/記者楊萬雲攝影

外面沒有純天然的野放茶

「野放茶太好喝了,你喝過一次就知道,它的香跟甜都不是肥料香。」野放茶是謝小曼篩選客人的另一方法。顧名思義,就是生長在自然環境中,將人為因素降到最低的栽種法。比起大企業動輒上千斤的產量,野放茶一季只產約20斤,因為產量稀少,價格當然也不低,自然形成特有顧客群。

謝小曼說,台灣現行茶葉種植多半是「慣行農法」,施以化肥、農藥除草,優點是能夠得到品質穩定的高產量,缺點是茶味不夠純粹;第二種則是「有機茶」,使用有機肥料取代化肥,雖然仍帶有一些肥料味道,但入口茶味比起慣行農法已滑順好喝許多。第三種則是野放茶與生態茶,除了定期將野草堆積在覆土層上當做肥料,幾乎沒有人為管理或除草,沒了農藥與肥料,茶樹根部吸收到的是純粹的水與土壤礦物質,喝起來口感滑順、不刺激。「茶園不用農藥以後,蜜蜂、蝴蝶、穿山甲,甚至老鼠都來了,它就是一個自然的生態。如果施了農藥、化肥,一個動物都不來,因為牠怕那種味道,動物不來的東西,一定是臭的。」

注湯時的溫度、角度都會影響茶香。圖/謝小曼提供

注湯時的溫度、角度都會影響茶香。圖/謝小曼提供

自然環境讓土地鬆軟,茶樹樹根得以生長到底層,接觸到岩盤,讓野放茶喝起來帶有一股「岩韻」,更是一般茶葉難有的迷人韻味。「十周年下來,我覺得最開心的是,我的學生最大的反應是他們喝懂了,因為每天練茶,久了之後,都沒辦法喝外面的茶,口感完全不同。」

謝小曼也坦言,野放茶在台灣種植難度較高,願意用少產量換取生態平衡的茶農不多,「我都會定期採購支持他們,『小慢』現在大部分都是野放茶,加上一點點生態茶,都是在外面喝不到的。」

跨界結合服飾插花寫美感

在「小慢」不只有美得像藝術品的茶具,謝小曼也舉辦過結合服飾的茶會、邀請日本花藝師來茶會上插花。十周年在華山舉辦的茶會,不只喝茶也唱歌,學生的泡茶手法也各有不同。茶會的元素如此豐富,便如同生活一般,「茶本來就是在生活裡的每個面向都會去碰觸。像我喝茶的時候要不要穿衣服?要不要用器皿?要不要吃甜點?要不要吃菜?也要啊。我讓它變得不像中國茶那麼嚴肅,更生活化一點,會比較輕鬆。」

已泡開的茶葉上擺放鮮花,生與死、陰鬱與柔美的對比,形成強烈美感。圖/謝小曼提供

已泡開的茶葉上擺放鮮花,生與死、陰鬱與柔美的對比,形成強烈美感。圖/謝小曼提供

「小慢」的樓上便是謝小曼住家,她規劃兩間茶教室,一間有茶桌,另一間獨佔一層,日式榻榻米茶席往外望出去,便是蓊鬱林園,謝小曼的插花材料、茶點食材,都能從這兒取得,空中花園不僅迷人,還很實用。謝小曼捨棄了室內空間,換來都市裡難有的景緻。

採訪當天氣溫炎熱難耐,謝小曼在枯木上擺了四盞玻璃杯,用西式玻璃酒壺裝野放紅茶,茶湯裡混了氣泡水,倒進杯裡宛如香檳,光看就覺得消暑,茶香與氣泡碰撞後,香氣更強烈。謝小曼玩茶也很有一套。無論是中國茶會、日本花道、茶道都有流派,謝小曼認為,流派為了教學、傳承,自有一套規矩,嚴肅拘謹在所難免,笑稱:「千萬不要把我變成流派。」茶是生活、樂趣,應該有屬於自己的個性。我們請她示範插花,謝小曼在自家庭院挑挑選選,剪了幾枝花草,按著植物生長的方向插進瓶裡,不是碩大豔麗的花朵,簡單,卻自有一股強大生命力的美感。

職人指定售賣手工茶道具

「小慢」的餐點過去在饕客間也小有名氣,但在5年前師大商圈爆發居民與商家間衝突後,謝小曼便決定轉型,「不做餐了我也發現好事,我們還有另外一條路,回到原點做茶,加上這幾年跟日本手工職人作家合作辦展覽,還有我的茶課,慢慢的就有一群喜歡簡單、質樸、有質感生活的客人。」

茶會的美感在於茶與茶器間的對話。圖/記者楊萬雲攝影

茶會的美感在於茶與茶器間的對話。圖/記者楊萬雲攝影

「小慢」的木頭老櫃子裡陳列著閃閃發光的玻璃器皿、表面泛著溫潤光澤的木器,隨時等人拿它們品茶喫食,全都是日本職人作家的作品。玻璃作家?和美的粉紅色系玻璃作品,只有在台灣才買得到,「他們會針對每家店去設計作品,像我們店的作家,就會設計一些中國茶用的道具,是日本沒有的,這樣市場才會穩定。很多作家有想法,才能永續經營。」

市場區隔的經營策略,讓「小慢」有了獨特的風格,謝小曼把中國茶變輕鬆了,又融入日本器物,使得這幾年與她合作的日本職

人作家,紛紛在自己日本的店裡推廣起中國茶。就連謝小曼自己未來都打算把位在京都的家,變身成「小慢‧京都」。

下個目標在台灣做TEABAR

下一個十年,謝小曼打算在台灣做TeaBar,在小小的空間裡,與客人喝茶、聊茶,茶的變化更多了,可以加入氣泡水變成香檳茶,如同調酒一般,「我一直在挑戰自己可以做什麼,我甚至還想去師大,免費奉茶給學生喝,讓更多年輕人喜歡喝對的茶、安全的茶。」謝小曼要讓更多人親近茶,讓台灣茶文化走向更精緻之路。

謝小曼要讓更多人親近茶,讓台灣茶文化走向更精緻之路。圖/記者楊萬雲攝影

謝小曼要讓更多人親近茶,讓台灣茶文化走向更精緻之路。圖/記者楊萬雲攝影

謝小曼習字多年,最感念老師讓她「做自己」。圖/記者楊萬雲攝影

謝小曼習字多年,最感念老師讓她「做自己」。圖/記者楊萬雲攝影

10月16日聯合報優人物版:

➤優人物-謝小曼

http://p.udn.com.tw/upf/2017_upeople/1016/

追蹤按讚「優人物」粉絲團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You may also like / 你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區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