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袁青/經典才是贏家 真正的「奢侈品」是種文化

2018-12-13 00:30聯合報 袁青(時尚觀察家)

台北永康街首度加入Gucci Art Wall藝術牆行列,成為全球第六座藝術牆城...

台北永康街首度加入Gucci Art Wall藝術牆行列,成為全球第六座藝術牆城市之一。台灣國寶級電影海報老師傅顏振發揮50年的繪製功力,揮灑出呼應藝術價值與品牌精神的經典地標。 圖/Gucci提供

人要出去,貨要進來。Fashion要快、要新、要突破、要顛覆,最好再「加料」來個異業結盟Crossover才有賣點?鼓勵消費拚經濟成了全民運動,但是,春夏秋冬、度假、早春和各種五花八門的限量訂製?面對網站上即秀即賣的誘惑,時尚何去何從,一味「求新求變」真是萬靈丹嗎?

Gucci跟上全球行銷,繼米蘭、紐約之後,在台北永康街也高高樹起了一面彩繪藝術牆,主角正是品牌招牌Gucci Ophidia托特包,說明了,長效型、甚至有增值空間的復古Style不愧是最抗跌的「主流」消費價值。無獨有偶,設計師品牌Ralph Lauren也高舉五十周年大旗在全球如火如荼地展開,而東京表參道上的「白宮」旗艦店頓時成為時尚朝聖的地標。

回過頭去搜尋禁得起時代記憶的Chanel的2.55鍊帶菱格紋皮包、Cartier三環戒、Hermes柏金包、LV的Monogram圖案、Prada尼龍面料、TOD'S豆豆鞋、萬寶龍「雪花」鋼筆、勞力士腕表、雷朋太陽眼鏡和1873年LEVI'S推出全世界第一條牛仔褲,驀然發現諸多對歷史情感以至工藝傳承有著巨大貢獻的「經典款」,考驗著時代美學和風格。

愈是不景氣,愈是有必要從投資眼光和策略去看待奢侈品。工業革命讓「精品普遍化」也使得時尚的工藝性逐漸式微,附加符號性的名牌意義,充其量只是品牌的炫耀,不見得是絕對美學的範本。現在很多人為了享有奢侈品,而非關美學價值和對工藝傳承的責任。

其實真正的「奢侈品」是一種文化、也是重溫美學的傳承和慰藉。奧黛麗赫本卡普里七分褲、黑色高領毛衣、平底淺口鞋;葛麗絲凱莉之於Hermes的凱莉包、拎來叮咚作響的Dior黛妃包;說起創造時尚「經典」的人物,非屬戴著特大號墨鏡的賈桂琳甘迺迪莫屬。1996年紐約蘇富比春拍「賈姬」遺物,照片裡她戴著一串微瑕的珠鍊,因為「令人懷念的六O風采」,被費城富蘭克林鑄幣製造廠主人以遠高出原本700至900美元標價的211,500美元標走。名牌「創造」出的這些典範,等於成就品牌立於不敗的時代精神。

1953年電影中的馬龍白蘭度一身皮夾克和摩托車造型對男性「搖滾」的啟示、憂鬱小生詹姆士迪恩的叛逆扮相、007情報員「龐德先生」硬漢柔情的倜儻、約翰屈伏塔油頭粉面扮起「周末狂熱」裡的脂粉小生,為男性賣弄彈力緊身衣短暫而俗麗的風潮;至於穿著Giorgio Armani軟肩西服的李察吉爾的銀幕形象,則為男人樹立了權力之外的風流。

神秘而多產的時尚界大哥大卡爾拉格斐繼承香奈兒女士;為了新世代風潮,在高級訂製服根基下融入街頭藝術家KAWS公仔的Dior Homme全球巡展,不都是緊抱「經典」的大贏家嗎?速食時代,對品質考究和品味追根究底的「經典」,正是教人吮指回味的那根反骨。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留言區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