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勞力士與當代高爾夫領導人物
2018-11-16 09:48文/ 勞力士 提供

湯瑪斯.碧陽( Thomas Bjørn)在萊德盃球場上揮出首杆的幾天前,發生了一件事,令他充分了解到這一競爭激烈的高爾夫賽事的規模、深度及意義。開賽數小時前,曾於1997 年擔任兩年一度的跨大西洋高爾夫錦標賽歐洲隊長的塞維亞諾.巴列斯特羅(Severiano Ballesteros,已故)將一只勞力士紀念腕錶交給了他。回首往事,在他作為首位丹麥參賽球手所經歷的特殊回憶中,這枚背面刻有他名字的限量版腕錶意義最為深重。這款紀念腕錶僅授予跟隨隊長參賽的球手,對他而言,這是人生中的一個決定性時刻,證明他已達到高爾夫運動的巔峰。

「巴列斯特羅隊長將那枚勞力士腕錶遞給我的那個瞬間,象徵著萊德盃的獨特意義。」碧陽回憶道,「隊長通常會在錦標賽舉辦週的週二晚上將腕錶交給球手。這對整個球隊而言都是一個特殊時刻,鑒於萊德盃的規模與特質以及勞力士對高爾夫運動的貢獻,這枚腕錶極具象徵意義。」

湯瑪斯.碧陽擔任2018年萊德盃歐洲隊隊長。 圖/勞力士 提供

湯瑪斯.碧陽擔任2018年萊德盃歐洲隊隊長。 圖/勞力士 提供

偉大的丹麥人

碧陽加入了由勞力士代言人組成的精英群體,所有成員在勞力士與高爾夫長達五十多年的悠久合作關係中,都曾獲選擔任萊德盃歐洲隊隊長,其中包括德國球手伯納德.蘭格(Bernhard Langer,2008 年)、蘇格蘭球手柯林.蒙哥馬利(Colin Montgomerie,2010 年)、西班牙球手何塞.瑪利亞.奧拉薩巴爾(José María Olazábal,2012 年)和愛爾蘭球手保羅.麥金利(Paul McGinley,2014 年)。2018 年,這位丹麥球手繼承其前任隊長的傳統,將腕錶頒贈予隊員。

頒贈儀式象徵著碧陽從球手晉升為隊長。他在高爾夫球界素有「偉大的丹麥人」之稱,他將負責領導歐洲隊取得成功,使全體隊員團結一致,並引領每位球手發揮最佳潛能。「對於職業高爾夫球手而言,令人振奮的感受莫過於在有勝算時一路順利打至大賽錦標賽的第16、17 及18 洞,而萊德盃自第一天早上開始就令人產生了同樣的感受與壓力,這種氛圍十分獨特。」他說道。「如果問我隊長一職需要多大的身心投入,我的答案是─這份職責時時刻刻都盤旋在我腦海中。」

勞力士代言人安妮卡.索倫絲坦於2017年擔任索罕盃(Solheim Cup)歐洲...

勞力士代言人安妮卡.索倫絲坦於2017年擔任索罕盃(Solheim Cup)歐洲隊隊長。 圖/勞力士 提供

雖然碧陽的參賽經驗豐富,但高爾夫球隊長一職對他而言仍是全新體驗。正如同屬勞力士代言人並擔任2017 年索罕盃(Solheim Cup)歐洲隊長的安妮卡.索倫絲坦(Annika Sörenstam)所言:「我曾八次以球手的身份參加索罕盃,之後又擔任過一次副隊長,但這些都無法與2017 年擔任隊長的經驗相比。隊長需要明確掌握全局並作出決策。」

碧陽善於深思熟慮,作為球手,他奪得了21 項錦標賽冠軍頭銜,並在大賽中三度奪得亞軍。正如人們預料的那般,他對於萊德盃歐州隊長一職的含義進行了長久而深刻的思考。本屆萊德盃將於9 月在巴黎南部的國家高爾夫球俱樂部(Le Golf National)舉辦,他在開賽前的幾個月就已經制定好了領導路線與風格。「我的職責不是命令球手如何打球,而是支持並管理他們,幫助他們作出正確決定,而不妨礙他們比賽。」

碧陽的分析十分敏銳。雖然勞力士雪梨至荷巴特帆船賽(Rolex Sydney Hobart Yacht Race)中掌舵帆船的船長有一定的共同點,但萊德盃隊長的角色在國際體育中仍有其獨特性。團體賽的教練往往負責指示球員短傳還是長傳,應該在哪裡開始跑動,甚至可以指示球員應該站在球場的哪個位置;但是,若萊德盃隊長命令他隊中的球手如何打球和揮杆,則未免顯得太過魯莽。男子球隊中的12 個成員在抵達巴黎球場前都已有一套屢經驗證的應賽方式,他們知道哪些戰術對自己行之有效。

2014年萊德盃比賽會場。 圖/勞力士 提供

2014年萊德盃比賽會場。 圖/勞力士 提供

「這些高爾夫球手一直都獨立參賽,因此隊長無需指導他們如何在球場上比賽。」碧陽說道。萊德盃隊長的真正職責在於培養及加強團隊精神,讓即將參加極具心理挑戰賽事的球手感到舒適放鬆,準備好大展身手。他所掌控的一切都可能會產生影響,從制服的款式到住宿標準,再到開賽前夕晚宴上的致詞,都是如此。「我認為自信是這場比賽的關鍵。」碧陽說道。他領導方式的核心是確保球隊的信心不受影響。「年輕球手有時需要指導,當他們做出一些奇怪的決策,我敢於讓他們知道。就我的個人經驗而言,最好的方式是與他們冷靜地溝通,提供其他可行的不同選擇。」

勞力士代言人家族

歐洲隊員名單將在2018 年歐洲巡迴賽季末敲定,但在勞力士代言人家族中,最有可能加入勞力士自1995 年開始支持的萊德盃歐洲隊的強力競爭者包括:拉斐爾.卡布瑞拉.貝羅(Rafa Cabrera-Bello,西班牙)、保羅.凱西(Paul Casey,英國)、尼可拉斯.柯薩爾茲(Nicolas Colsaerts,比利時)、馬修.菲茨派翠克(Matthew Fitzpatrick,英國)、馬丁.凱默爾(Martin Kaymer,德國)、索碧陽.歐雷森(Thorbjørn Olesen,丹麥)、湯瑪斯.彼得斯(Thomas Pieters,比利時)及瓊.拉姆(Jon Rahm,西班牙)。

「我最關心的是如何令12 名球手保持良好體格並做好參賽準備。」碧陽表示:「我向球手傳達的主要理念是,參賽重點並不在於組成萊德盃球隊,而在於享受在萊德盃賽場盡情發揮的一刻。回顧過往,人們往往太過迫切地想要組建球隊,但卻忘了自獲選加入球隊之日起,他們的職責就是上場參賽。萊德盃是一個絕佳的比賽場地,但前提是必須做好參賽準備。」

馬丁‧凱默爾在2014年萊德盃歐洲隊中表現優異。 圖/勞力士 提供

馬丁‧凱默爾在2014年萊德盃歐洲隊中表現優異。 圖/勞力士 提供

美國隊中也有勞力士球手,候選人包括3 位2017 年大賽冠軍布魯克斯.柯普卡(Brooks Koepka)、喬丹.史畢斯(Jordan Spieth)和賈斯汀.湯瑪斯(Justin Thomas),以及久經試煉的團隊高爾夫專家瑞奇.福勒(Rickie Fowler)和菲爾.米克森(Phil Mickelson)。

勞力士高爾夫球手家族同樣秉持追求卓越,也都具備與勞力士相同的精神:精準可靠、表現超卓及絕不妥協。選拔歐洲隊隊員時,碧陽將比他的前任隊長們付出更多努力。12 名隊員中的8 名將從歐洲巡迴賽和世界排名中選出,不過他還能挑選4 名外卡球手,比他的前任隊長們多1 個名額。在決定特殊人選時,碧陽需要衡量眾多因素。或許最佳人選應該是具有多次萊德盃參賽經驗但暫時成績下滑的球手;他也可以挑選剛剛受傷復原的優秀球手,這類球手由於因傷休息而並未積累足夠多的積分,因此無緣巡迴賽;抑或挑選常在巴黎球場上比賽的當地球手。不過現在離選拔截止日期還很遠,因此他暫未就選拔思路透露任何口風。

團隊信任感

9 月28 日開球後,隊長將決定隊員的組合搭配及參賽順序。這通常是攸關比賽勝敗的關鍵決策,碧陽知道他必須對此作出正確決策。「必須信任球隊,相信12 名隊員能打出好成績,」這位丹麥隊長說道:「必須盡可能發揮球隊的優勢。人們總是會說,如果你當時做了不同的選擇,那就會有怎樣的結果,這是事後諸葛。身為隊長,必須在當下就順著正確的感覺走。」

2014年萊德盃歐洲隊隊長保羅.麥金利帶領隊伍拿下冠軍。 圖/勞力士 提供

2014年萊德盃歐洲隊隊長保羅.麥金利帶領隊伍拿下冠軍。 圖/勞力士 提供

碧陽分別於1997 年、2002 年及2014 年三度參加萊德盃歐洲隊且三度獲勝,回顧他個人對萊德盃歷史的貢獻時,他充分意識到了隊長的重要性。「山姆.托倫斯(Sam Torrance)隊長在2002 年表現出色。他的領導方式不同於過往,不幸的是,紐約發生的911 事件令賽事延遲了12 個月,但這給了他多一年的時間去做準備。他經常和我們這些隊員在一起,對我們產生了很大的影響,賦予了隊長職位全然不同的意義。他擅長激勵他人,能令12 名球手都感到自己彷彿是世界最佳球手。他組建的球隊或許並不是最優秀的,但仍然打敗了強敵美國隊。我覺得他與他人的溝通方式很棒。」

碧陽將仿效這種溝通方式與他的球手一對一交流。不過他表示他不會試圖去超越托倫斯隊長激勵人心的更衣室演講,因為那些演講是如此的言辭堂皇大方且觸動人心。「我不會試圖去表現自己不具備的東西,」他堅持說:「我想盡可能為每位球手營造一種積極向上的環境。身為隊長,我的職責有所不同,因為我明白我必須聆聽每個人的訴求,然後再據此作出決策。不過,我仍然想營造出一種讓全體隊員都享受其中並盡情發揮的環境。無論成敗與否,我都希望12 名隊員在萊德盃結束時都認為自己獲得了良好的參賽經驗——這是我的主要目標。」當碧陽將勞力士紀念腕錶一一交給歐洲隊12 名隊員的那一刻,他們便正式踏上了萊德盃的征途。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