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衣服故事專賣店試讀1/以認識莫絲為界

2012-02-18 00:00皇冠文化

朵拉與咪咪常常以認識莫絲為界,記下許多事的日子。「那大概是莫絲來了之後的兩個月。」她們會這麼說,同樣也會說:「那是颶風之後的一年。」那時候是七月底,朵拉高中剛畢業幾個星期,她的朋友都在海灘,或做著需要戴紙帽的工作,身上聞起來跟薯條沒兩樣。朵拉的暑假應該要留在店裡幫忙咪咪用蒸汽熨斗燙衣服,或是重刷防蟲塗料,但那天實在太熱了,所以她只是一直賴在櫃台,翻閱咪咪收藏的《時尚》雜誌。

咪咪坐在另一張高腳椅,替一件月色銀的喀什米爾毛衣縫緊上面鬆掉的銀色珠綴。即使店裡的冷氣全開,朵拉還是不懂咪咪怎能觸摸如此溫暖的東西。

「等妳上學後,我週末就得請個人來幫忙。」咪咪說著,打上最後一個結,然後用一把金色剪刀剪掉線頭。

「聽起來好像會很麻煩耶,」朵拉翻到貝迪菲內衣的廣告頁,這些女人看起來就像多戴了假睫毛的船首雕像。「妳太挑剔了,根本找不到人,我乾脆不要上學算了。」她開玩笑說道。

咪咪不太高興。「我現在可還有時間幫妳報名暑期學校,從明天開始。」

「好啦,好啦。」朵拉從咪咪放著求職信的地方抽出檔案夾,裡面只有兩份表格。「這兩人妳都面試過了?」

「妳大可把那兩份都扔了。一個不會寫字,一個穿著膝蓋以下剪掉的牛仔褲來投求職信。」朵拉不知道咪咪覺得哪一個比較不可原諒。

門上的鈴鐺響了,咪咪把毛衣放到櫃台後面。她不喜歡讓顧客見到她在修補衣服,她說這樣會讓對方覺得舊衣服很難照料。

一名女子走了進來,她穿著下襬繡著紅櫻桃的黑色背心裙──不是古董衣,但絕對是復古風。儘管天氣炎熱,她的黑眼線卻無懈可擊,紅褐色長髮在後頭綁成高高的馬尾,長長落在肩膀上方擺來盪去。這正是朵拉一直希望留的髮型,但任何熨斗或吹風機都辦不到。朵拉看得目不轉睛。

「午安。」咪咪說,一邊忙碌地整理著帽架。沒有人會隨便買下要戴六個月的帽子,所以這是避免擋住去路的好地方。她狠狠盯著朵拉,直到朵拉闔上雜誌。

那名女子走到掛著背心裙的衣桿旁,抽了兩件出來,一件有著朵拉喜歡的白色鏤空造型;另一件是打摺的傘形背心裙,但它是橘紅色的,跟她的髮色嚴重撞色。

「我可以試穿看看嗎?」她朝試衣間做了動作。

「請便。」咪咪回答。

一分鐘後,她穿著那件橘紅色的背心裙出來,裙子非常合身,彷彿是為她訂製的一樣。「老天,」她照鏡子時說道。「我老是忘記我的頭髮顏色。那時感覺上是個好主意,而且人們聽到紅髮女子語帶咒罵,也比較不會驚訝。唯一的缺點是,現在橘色到了我身上看來恐怖極了。」

「試試白色那件。」咪咪說。

白色那件好多了。肩帶有點長,那名女子未經提醒就自行把肩帶捏了起來,這明明是非常容易的做法,但朵拉總是很驚訝,居然有那麼多人不知道。

「這樣好多了。」她說道,放下肩帶,拉開裙襬,轉身照鏡看看後面的樣子,雙手再摸摸側邊縫線。「嗯,有口袋哩!」她對咪咪露齒一笑。「成交!」

她又逛了一會兒,看了一下禮服,瞄了一下珠寶櫃,但最後只拿了那件白色背心裙來結帳。朵拉替她結帳。

咪咪拿著那件橘紅色的背心裙走了過來。「真可惜,它真的好合適。要不要我們替妳保留,等妳以後更換髮色再穿?」

女子笑了。「我可能只會讓妳空等待,保持這個髮色需要很多工夫,我也不確定什麼時候才有預算可以再買一件裙子。」

「這樣的話,妳要不要來份工作呢?」

朵拉大吃一驚,咪咪聽起來一本正經。

「這裡嗎?」女子的音調有如咪咪成了貓王,而且剛送給她一台新的凱迪拉克。

「我沒有別家店,」咪咪說。「不是這間就沒了。」她仔細用薄棉紙包好那件白色背心裙,再用金色的「咪咪古董衣」貼紙固定。

「兼差可以嗎?我是學生,白天有課要上。」

「只需要週末與幾天晚上來幫忙。」咪咪把裙子放進購物袋。「一小時十美元,業績兩百五十美元以上可抽一成五,外加員購六折,但不含毛皮類與珠寶。」

「什麼時候開始?」她向咪咪伸出手來。「我是莫琳,但人家都叫我莫絲,莫名其妙的莫,絲綢的絲。」咪咪鄭重地跟莫絲握握手。「真高興認識妳,莫絲。我是咪咪,這是我的孫女,朵拉。」莫絲轉身,也向朵拉伸出手來。朵拉不知還能怎樣,也就握了握手,瞥見對方的右腕內側有個手寫體的「莫絲」刺青。莫絲的手經過仔細修整,亮晶晶的紅色短指甲,但長了厚繭。朵拉任由對方收回手。

咪咪用手肘碰了碰朵拉要她讓開。「我們來填些資料,或許妳可以明天下午來上班?妳的課表排得如何?」當莫絲說她週二與週四有焊接課,週一與週三要上冷凍緒論時,咪咪的眉毛連抬都沒抬一下。「我學的是冷凍空調系統。」莫絲解釋。

等莫絲填完表格(朵拉必須承認,她的字非常漂亮,而且也沒有任何錯字),帶著新裙子離去,並答應隔天來上班後,朵拉轉身面對咪咪。

「怎麼了?」咪咪說,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

「我真不敢相信!妳以前雇人時,不是通常要八封介紹信,還要人家去驗血嗎!」

「我只是有種預感。」咪咪把橘紅色的背心裙掛到「保留」的桿架上。「反正,我需要有人來幫忙,而莫絲看起來正合適,不是嗎?」

朵拉往下看著自己的短褲,寒傖的布鞋與褪色的無袖馬球衫。她必須承認,莫絲在這家店的確比她適合多了。「即使她有刺青?」咪咪可不愛刺青。

「我沒注意到。」咪咪輕快地回答。「我確信,那必定有合理原因。」

朵拉沒再說什麼,只是坐回櫃台的高腳椅,重新翻開雜誌。

(「衣服故事專賣店」專題轉載自皇冠文化《衣服故事專賣店》一書。)

圖/皇冠文化提供

圖/皇冠文化提供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延伸閱讀

留言區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