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葉怡蘭/「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與湯碗們相遇的故事

2018-12-13 00:30聯合報 葉怡蘭 (飲食生活作家)

長期於臉書、Instagram等社群平台上收看我日日分享三餐的朋友,應該多多少少留意到,我的晚餐十之八九定然有湯──是的,從小愛喝湯。生來一副東方肚腸,不僅不可一日無飯,無論春秋冬夏、天熱天寒,若餐桌上無湯,便覺悵然若失惶惶不安。

因此,翻開上月出版新書《日日三餐,早.午.晚》,佔比最高的「晚」這一章,超過一百五十頁數,扣除西菜,其餘形式幾乎千篇一律:最多是兩菜一湯一飯,其次是一菜一湯一炊飯、一鍋一菜一飯、一鍋一飯……頓頓必有湯為伴。

也因為工作無比忙碌,常日下廚最是求快求簡,往往花不到四十分鐘、三兩下就開飯;遂而,那些需得經久熬煲的慢燉湯品如排骨湯、雞湯等極少出現,除了素來頗愛、合湯與菜為一的懶人鍋料理外,最多是預先備存雞高湯、大骨湯或可容速成的日式昆布柴魚高湯為底,細切蔬菜下鍋幾分鐘涮熟就可上桌。而如番茄湯、味噌湯等可以快手入味湯品更是每隔幾天就登場。

湯量少,湯碗遂也不宜大,一小碗恰好。 圖/葉怡蘭提供

湯量少,湯碗遂也不宜大,一小碗恰好。 圖/葉怡蘭提供

然有趣的是,雖堅持餐餐有湯,但因習慣以酒佐餐,所飲湯量卻不多,淺飲即止,足夠暖胃暖心就好。

湯量少,湯碗遂也不宜大,容量300~400cc,兩人各分一小碗剛剛恰好──不知是否因這尺寸較為罕見,竟成我的一眾餐具裡特別麻煩的一類:從來挑剔刁鑽脾性,光是樣貌紋案看對眼已經很不容易,再估量形狀大小似乎還行,興沖沖帶回家後,湯一入碗,卻常常顯得過大,連湯帶料只裝得六七分滿'、煞是空落淒涼,只得憾恨挪為他用。一路屢戰屢敗,比先前專欄〈難得繽紛,碗公〉一文中曾經抱怨好碗難尋的湯麵碗公來,明顯更費周章。

而說來奇妙,目前所擁、較合心意者,竟大多都是無心之得──一眼相中之際,心裡所想非為裝湯、而是他用,反而就這麼恰恰合襯。

比方購自越南,花紋一藍一紅一青紅、身形一高瘦二敞矮的這三只,來自越南河內近郊的Bat Trang陶瓷村;當時,終於來到早想一探究竟的地方,遂也不曾多想,但覺足夠獨特有風致便隨手買下,回來後才發現形貌雖各異,卻正正都是理想湯碗。

竹籬與金針圖案的兩只復古台灣碗,其實原本是我日常慣用愛用的乾拌麵與蓋飯碗,沒料到裝湯也極好,只好辛苦它們多多頻繁擔綱。

購自沖繩北窯、藍綠釉繪粗獷率意這只,原也是為了乾拌麵而買,以為盛湯可能略大,結果竟與料多湯品頗和合。倫敦偶然邂逅的南非品牌Wonki Ware,炭筆素描般的花紋很有味道,雖是千山萬水之遙遠國度出品,與台味餐桌竟能和諧交融。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由來自《金剛經》的智慧話語,用以形容我與湯碗們的遇合過程還真貼切,不有執念執著、心無所住,隨緣而走方能得……人與物之緣之遇,我想就是如此吧!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留言區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