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貝莉台北生活6/一起逛花市

2012-02-05 00:00時報出版 udn STYLE

或許是深受吉本芭娜娜書籍的強烈影響,相信植物跟大自然給人強大的療癒力,所以從開始獨居以來,始終想有個屬於自己的小花園。

住在永和時,特地挑了個有前後陽台的房子,想說後陽台洗衣服、養貓、前陽台當玄關種花,只是那幾年心情鬱悶,人都開心不起來,連貓都離家出走過,怎麼有資格養植物呢?直到搬到現在的屋子裡,才開始實現了要有小花園的承諾。

前陣子拉著K陪我去逛花市,再替小天台添購些東西。一直挺喜歡建國花市,好像是坐落在台北市中心一個樸實的轉角。以前住天母跟同事逛過幾次士林花市,雖然許多人都說,建國花市的花比起其他地方稍貴了些,但我還是喜歡建國花市,尤其是在春秋兩季,在下午的暖陽中,從家裡慢慢散步到那,中間經過幾個市容美化預定地時,真會有暫時遠離東區的感覺。

第一次去建國花市,是跟二十五歲時的男友,當時的男友喜歡花草,曾在花市買了束白玫瑰,回到家,哼著歌勤奮地拿著花剪修整,插進買好的四方形透明花器裡送給我,模樣甚是可愛。

跟他分手後,去花市的時間少了,二十七歲住在安東街,在過年前託朋友陪我去買過年節要用的桃樹,又忙又擠,加上當時剛分手沒多久,花市的美好都被悲傷掩蓋住,回家花瓶還被小貓打破,至此好多年都不想去花市,直到三十一歲搬去有天台的房子裡時,才跟母親再去過一次。

母女倆手無縛雞之力,能搬的東西不多,偏偏又貪心,硬買了四盆香草植物、水耕植物數款以及陶盆,花市路徑又長,提出去搭車可能明天都鐵手了,好在建國花市內的攤販好心,還特地帶我們走捷近,送我們上計程車。

跟K去的那天,他自然是扮演壯丁的角色,陪我看了一路,拎著東西,兩個人看了一些有機產品、喝了些花茶,打打鬧鬧地過了一天。花市,的確夾雜著當年失戀的陰影,是我比較不敢一個人去的地方,一方面怕重,一方面怕人多,顯得孤形單影,可那天當我發現花市中,也不少人在獨自逛時,也不免想著,或許某天,我還真會鼓起勇氣單獨逛花市,畢竟花市真是一個充滿能量的地方,當我無暇去郊外時,這是東區市中心裡,除了大安森林公園之外,最貼近自然的地方。

不過別看我說的頭頭是道,真開始懂得養,也是到了三十歲後。急性子的我,以前並不懂得跟植物相處。二十五歲在華碩上班時,工業設計部有個好大的陽台,大家相約買些植物一起照顧,那時對植物總是想說澆水就好,可卻不懂為什麼定時澆花了,卻還是會死掉?後來有個朋友跟我說,植物是聽得見聲音的,如果連電腦、電視當機,你跟它說說話都可以復原,那麼植物呢?植物,當然是有感情的。

如今我一直沿襲著這個與植物說話的習慣,澆花時會對它們加油打氣,到酒吧的抽菸室看見室內的景觀植物枯萎時,也會邊摘著葉子,邊要它們振作。

這些天來氣候不穩,家中小天台的香草植物都不是挺開心,薄荷欲振乏力、奄奄一息;荷蘭芹鬧起脾氣,原本綠洋洋的一片開始大量泛黃,每天晚上在澆花時,我都會跟它們聊聊天,好說歹說,請它們振作,坐在地板上邊剪著植物邊跟它們說:「我很抱歉這樣對待你們,你們是食物裡重要的香料、佐料跟食材,理當應該在狀態最好的時候被食用,可我們沒時間料理,只能讓你們當戶外裝飾,但別這樣自暴自棄啊……」K在一旁邊抽菸邊笑我,彷彿我是個傻瓜,只是喜歡用辛香料、香草植物和中藥材去醃製調配一些調味醬料的他,明明也時常迷戀在植物跟藥草的魅力中。

有時早上趕著出門,委託K幫忙澆花時,也會請他跟植物多聊聊天,他跟我一樣可以理解植物也是有情緒、聽得懂聲音的感受,還曾跟我說,養植物就是要有耐性,不要因為小小的起伏受到影響,想想,也許生命中遇到的事情也是這樣,起起伏伏,唯有淡定才能笑看。

也許植物,有時候也反應著主人的內在,當我們的心有餘力關心他人時,植物才能綻放它的美好,當我們自顧不暇時,也許安靜的植物會比我們還悲傷。

你在辦公室或者家中,有種植任何植物嗎?我想,那或許是照到我們內心最美也最誠實的一面鏡子,好好跟植物說話吧!不然,沒事去花市走走,忘了這個城市,忘了那些繁忙,找回片刻簡單的自己,就算瞬間就會消逝,至少曾有美麗的真實。

(「台北都會女子故事」專題轉載自時報出版《我親愛的台北》一書。)

沒事去花市走走,忘了這個城市,忘了那些繁忙,找回片刻簡單的自己。圖/聯合報資料照

沒事去花市走走,忘了這個城市,忘了那些繁忙,找回片刻簡單的自己。圖/聯合報資料照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延伸閱讀

留言區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