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千面女郎吳姍儒 其實身體住了一個老靈魂

2017-11-18 09:30BODY BODY

圖/梁忠賢攝影,BODY提供

圖/梁忠賢攝影,BODY提供

許多人第一次認識她是在2016年的金鐘獎上,這個第一次進駐黃金時段主持,在外界眼中還是個初生之犢的女孩,一舉奪下金鐘獎最佳主持人,許多人說她遺傳了爸爸的天賦,但Sandy笑笑說,主持人螢光幕下的努力是觀眾看不到的,她依舊努力的在學習,希望大家能看到不同面向的吳姍儒

圖/梁忠賢攝影,BODY提供

圖/梁忠賢攝影,BODY提供

將壓力化作助力,你才能做自己

身為星二代,自然免不了被放大檢視,但Sandy對這一切很坦然,「這是個既定的事實,我沒有辦法改變它,既然如此就是學著接受,學著做自己。」

從小就很有主見的Sandy一直很獨立,從14歲開始出國念書,因為太想家僅花兩年半就把大學課程修完「其實我不完全是一個人,妹妹也在我身邊,但那時真的覺得離家太久了,想趕快回家」,回國後在國中教英文,相當正常的生活形態與之後進入演藝圈大相逕庭,「真正進入演藝圈後,才覺得怎麼這麼累?這才了解原來爸爸一個人做這件事這麼多年,我們父女也因為這個節目更認識彼此。」

圖/梁忠賢攝影,BODY提供

圖/梁忠賢攝影,BODY提供

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很多人認為主持人很輕鬆,只要坐在棚內吹吹冷氣,畫著美美的妝和來賓聊天就好,Sandy卻道出你我看不到的真相:「其實主持人是非常累的工作,除了要掌控節目流程的進行外,來賓之間微妙的關係、現場的氣氛、乃至於談話尺度的拿捏,每一個小細節其實都在主持人的腦子裡,腦子一直呈現高速運轉的狀態,事前的準備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雖說當主持人是無心插柳,但Sandy一直知道自己要什麼,也對自己的每個決定負責,「我的人生到目前為止做過兩個最重要的決定,一個就是出國念書,另一個就是一直沒有離開過教會,或許對很多人來說它只是一個信仰,但對我來說,這已經成為我的life style,我不會迷惘,因為我知道不管我做什麼決定,祂會一直在我身邊。」

圖/梁忠賢攝影,BODY提供

圖/梁忠賢攝影,BODY提供

東西文化的碰撞帶來新火花

在國外多年,Sandy也感染到西方的熱情大方,不過你可知道,外表看起來活潑開朗的她,面對陌生人的時候還是會緊張呢!「我在全部都是陌生人的環境其實很容易緊張,大概10~20個那種,但超過50個就放開了,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笑)。」

笑說自己身體裡住著個老靈魂,身旁的朋友年齡大多比自己大上許多,或者也跟早早獨立有關,在Sandy看來,現在的年輕人,是幸也是不幸「眼界的寬廣是由自己決定的,語言只是一種工具,我並不認為我出國念書就比別人厲害,只是剛好家裡有這個能力可以讓我去,現在網路那麼發達,有非常多的管道可以開拓自己的眼界。」

曾在中學任教的Sandy談起這些,相當替台灣的孩子們可惜「我覺得現在的環境和爺爺奶奶那一輩很像,需要自己去開拓一條新的道路,台灣的孩子們擁有許多資源,卻沒有勇氣,多數被大人決定了未來,知道的太多,會的卻遠遠不夠,不敢嘗試是最大的問題,西方的自由風氣讓年輕人什麼都敢試,雖然有時候過於自我中心,但至少他們敢試,才有成功的可能。」

圖/梁忠賢攝影,BODY提供

圖/梁忠賢攝影,BODY提供

身心靈平衡,才是真健康

雖然年紀尚輕,膚質還在巔峰的狀態,但錄影時整天頂著妝,對皮膚其實還是很傷,Sandy回家後會徹底卸妝,並將保養品簡化到最少,讓皮膚可以好好呼吸,出門時若只能帶上一樣化妝品,對Sandy來說遮瑕是最重要的,因為過敏的緣故黑眼圈很明顯,遮瑕就可以讓整體氣色好起來。

自獲得金鐘獎後邀約不斷,這讓Sandy的身體有點吃不消,原本固定會去運動的她也因為忙碌無法維持,「我自己有點嚇到,所以現在只要有空就會趕快去運動,除了基本的重訓外,我會做Barre,這是一種結合瑜珈、皮拉提斯和芭蕾的運動,我還滿喜歡的。」

對於健康Sandy其實很有體悟,從小身體就不太好,而她坦言這幾個月來一直在尋找平衡「偉忠哥告訴我,只有身心靈都達到平衡才是真健康,有健康的身體才能去追求夢想,我還一直在學習,也督促自己要關心到周遭的人,這是我努力的目標。」

圖/梁忠賢攝影,BODY提供

圖/梁忠賢攝影,BODY提供

【本文由BODY體面雜誌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柯佳嬿自認魚干女 挑戰不同戲路很瘋狂

► 喜歡這篇文章?按下去成為時尚咖吧!
吳姍儒
留言區
你可能也會喜歡
吳姍儒太像老爸不敢素顏 必帶的兩件彩妝就是它
迪奧信義區打造羅馬假期 染唇露又有手滑新色報到
吳姍儒喜歡用它使壞 嫌老爸吳宗憲不懂
Dior彩妝趴有夠型 歐陽姊妹辣腿鬥露背吳姍儒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Top